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虐村长

这是一个西北的小村庄,村庄坐落在山间中,闭塞、封闭,村长就俨然是这里的土皇帝。这个村子里的村长是一个退伍的老兵,大概五十几岁,性子暴力,总喜欢用他脚上穿着的解放鞋抽人嘴巴,被打的人也只能跪在地上让他打,不管是什么人都要这样,七八十岁的老人也不例外,村里的人都知道他的厉害,可没人敢说什么,一是在这些农民的心理就认为村长就是特权“人物”,被大老爷打几下,给大老爷下跪是理所当然的,另一点就是在这方圆几十里的地面上,这位村长还是有实力的,村民有很多事要找他帮忙。
狗剩紧紧的给在他爹身后向村长家走去,狗剩爹是一位五十几岁的老农民,但看起来却像六十开外的人,一件打着补丁的土布衣裤,脚上穿着一双低腰的解放鞋,解放鞋很是破旧,因为刚刚从田里回来,露在外面的脚裸和解放鞋都粘了很多泥,他边走边对身后的儿子叮嘱着,“狗剩,这回找村长给你去外面找活,你可要听村长的话,他是官老爷,说什么你都要听,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身后的狗剩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孩子,穿着一身蓝色的土布衣裤,没有补丁,应该是农村孩子过年才穿的新衣服,脚上穿着一双半旧的布鞋,看起来很是胆怯。“你要是让村长打发回来了,老子,老子割了你鸡巴”听到这句话狗剩本能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裤裆,狗剩的爹可不知道,狗剩的鸡巴看起来小,但是一但硬起来,在同龄人中是最大的足足有20多厘米,一点都不比大人的小,私下里狗剩都在想自己的鸡巴是不是比他爹的都大。
来到了村长家门口,正好碰到一个三十多所的健壮汉子,“狗剩爹,你来找村长啊?”那汉子先和狗剩爹打了招呼。“是啊,狗剩快叫叔”狗剩爹答应着。“王叔”狗剩叫了我一句,大量这个健壮的汉子,自己的爹和他一比就如同一只瘦皮猴子,这位王叔将近两米的身高,可以说是虎背熊腰,光着膀子,一身黝黑的肌肉,裤腿挽都膝盖,脚上穿着一双迷彩的高腰解放鞋,最吸引狗剩的还是他的裤裆,鼓鼓的,让人感觉裤裆里面的鸡巴一定是又粗又大。那人看了看狗剩,把狗剩爹拉到一边嘀咕了几句,狗剩爹不停的点头,说完便离开了。狗剩爹对狗剩到“狗剩,把你的布鞋脱下来”说着把自己的解放鞋托了下来。“爹,这是干嘛啊”狗剩很是不解的脱下了脚下的布鞋,“来把这个穿上,刚才你王叔说了,村长喜欢人穿解放鞋”说着将解放鞋递给了狗剩,狗剩传上了解放鞋略显一些小,狗剩爹刚想穿上儿子的布鞋,发现自己的脚都是泥巴怕弄脏了鞋,便将布鞋别在了腰上,赤脚带着狗剩走进了村长的屋子。
一个四十左右的汉子赤脚坐在土炕上,地下放着一双解放鞋,狗剩发现这村长的脚要比普通农村汉子白的多,但是狗剩还是闻到了很侬的脚臭味,在土炕前还跪着一个老头,裤子落在脚下,左手拿着一双解放鞋,鞋里湿淋淋的,右手握着自己的鸡巴使劲的撸动着,但是鸡巴已经硬不起来了,透明的粘液挂在鲜红的龟头上,几根白色的阴毛也粘在龟头上,皱巴巴的阴囊包裹着两粒睾丸。 “村长,我把狗剩带来了”狗剩爹瞄了一眼地上跪着的李五,便猫着腰站在土炕前,狗剩紧贴在爹身后。“恩,是二狗啊”村长应了一句。那个叫李五的老头回头看了狗剩父子俩一眼,脸上发红便停下了手上的撸动。村长看了他一眼,对狗剩爹道:“二狗子,这是你家的狗剩啊,恩不错,肯定能给他找个好伙计干干”一听这话,地上的李五着急了,跪到村长脚下,抱着村长的腿,“村长那我们家铁蛋怎么办啊?”“呵呵,那你挤出来几滴怂啊?”村长说着用脚趾夹着李五的鸡巴,,戏虐的问道,“我……我,村长我这鸡巴都六十多了,我……我,都射了三回了,再也出不来了”“那就怪你的鸡巴不争气,你还能干什么?”说着用脚趾捻着那粒睾丸。二狗看的有些害怕,可是狗剩却觉得自己的鸡巴在发胀,不自觉的把手按了按裤裆,说着看向二狗和狗剩,“二狗,狗剩啊,来把鸡巴都露出来,让我看看你们父子俩谁的鸡巴大,呵呵”村长戏虐的笑着。听到这句话,狗剩就想马上把裤子脱下来,可是又有些不好意思,二狗他爹,如果不是儿子在着,早就按村长说的做了,可是儿子在着,他怎么好意思把男人最隐秘的地方露出来。狗剩看着他爹,二狗他爹听到村长的话本能的要解腰带,可是突然想到还有儿子在场,只是面试尴尬的抓着裤子。“怎么?不听话啊?”村长的声音一肃,用力的才在李五的睾丸上,李五啊的叫了一声,“村长,我还能让你玩,你要脚干我的屁眼,祸害着这个老鸡巴玩”村长看着二狗笑了起来,二狗看了一眼狗剩,狠了狠心,“狗剩,来把裤子脱了,听村长”说着将裤子脱了下来,一条黑色的大鸡巴露了出来,就像一根蔫茄子,两颗睾丸像鸡蛋一般,包皮包着龟头,露出一个小小的黑红色的马眼。狗剩的比起他爹的看上去就小的多了,只有十厘米左右,可是却在不断变大。村长笑起来“呵呵,二狗啊,看来你们家狗剩还真是个下贱坯子”说着用脚踢点着他们父子的鸡巴,又道“哈哈,看来这是一个死鸡巴和活鸡巴”(死鸡巴是勃起时大小没有变化,活鸡巴是平常小,一勃起就大的吓人)此时狗剩的基本已经完全勃起了足有二十几厘米,粉红色的龟头就像一个蘑菇,如果光看鸡巴,他更像爹。村长戏虐的看着这对父子,“你们两到底谁是儿子谁是爹啊”说着用脚趾摩擦着狗剩的龟头,“二狗快把鸡巴撸起来,看看你们这对贱逼谁的大”。“这……”二狗整张脸都红了,如果就是他和村长那到没什么,都是爷们谁没撸过鸡巴啊,可是自己的儿子这里他怎么拉的下老脸啊。“快啊,你这贱货,还等他妈什么呢?就是让你撸几下鸡巴,又不是要把你下贱的鸡巴切下来,磨蹭什么呢?”村长此时已是激动无比,那份暴虐的性情已经上了,一脚踢在二狗的肚子上,这村长是退伍的老兵,这一脚又是带怒踢出,二狗捂着肚子倒在地上,那条鸡巴已经流出里尿,而且还有些硬了,“呵呵,狗剩,看看你爹一揍他鸡巴就应,是不贱货啊,呵呵”狗剩只是怯生生的应了一句,“李五,你那老鸡巴不是软了吗,去给我操二狗的屁眼,只要你把他操射了,什么都好说,还有,二狗让李五操你”李五说了声是,来到后狗身后,二狗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但也只能听村长的话,跪在村长面前,把屁股举了起来,李五撸了几下鸡巴,就开始用半软的鸡巴戳二狗的屁眼。这一幕看的狗剩的鸡巴已经流出来大量好些前列腺液,“狗剩过来”狗剩满脸尴尬的用双手捂着鸡巴靠了过来,可是他的鸡巴的确太大,两只手还真不好都遮住。此时,李五已经用鸡巴戳进了二狗的屁眼,二狗“啊啊”的直叫,“呵呵,狗剩把这个给你爹叼上”狗剩将刚才李五那只粘满精液的解放鞋拿到了二狗面前,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二狗抬头看看眼前的儿子很是尴尬,当着自己儿子的面自己被人操屁眼,他的老脸放哪里啊!二狗张口咬住了那只解放鞋,就闭上了眼睛,一股腥腥的精液为充满了他的口腔,忽然二狗感到脸颊湿湿的,他睁开眼睛发现狗剩粗大的鸡巴就在自己眼前,一屡粘液正从狗剩的粗大的鸡巴上滴在二狗的脸上。
“狗剩,来让叔稀罕稀罕你”村长一把拉过狗剩,用指甲在狗剩的马眼上轻轻的差了进去,“嗯……”狗剩呻吟起来“哈哈,你这个贱货,生来就是让人玩的”“啊……”狗剩大叫一声,村长的手指已经插进了狗剩的屁眼里,村长手指在狗剩的屁眼里左右扣挠着,“嗯……哦……”狗剩不停的呻吟着,鸡巴开始抖都着,狗剩本能的用手来撸动鸡巴,村正拿捏起烟头按在了狗剩的手上,狗剩大叫一声,“呵呵,想射?不行”随手从口袋里拿里一根鞋带出来,将狗剩的鸡巴绑了起来,整条鸡巴变成里黑紫色。
村长狰狞的笑着,捡起自己的解放鞋挂在狗剩的鸡巴上,“呵呵,过来”村长解开自己的裤子,露出了他的鸡巴,又粗又黑,龟头上还挂着粘液,村长粗暴的将狗剩的头按在自己的鸡巴上,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虐村长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