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他和男友完成父亲的葬礼

小茶出现时总是一副随性的打扮,浅灰色运动服,休闲裤和运动鞋,肉乎乎的脸上齐齐整整,是那种络腮胡但又不是很长,软如草甸。他比我们刚认识那会又胖了些许。不用说,这是“过劳肥”。

 

刚迈进门,他就找到遥控把空调拨到22度,这是一个相对经济的档位,老旧的白色机器呼扇作响,才使人短暂逃离被高温炙烤的命运。无论在长沙生活多久,仲夏时节都难以令人忍,你甚至能感受到吸入胸腔的每一口气都带有热量。这不到十五个平方的出租屋,不需几刻温度就下来了。随后带来的问题是,房间光写字台就占据了很大一块面积,还不说周围的书柜,我们只得坐在床上。

 

小茶家并不在这里,而是十几公里外,为了能离上班的地方近一点,他花了不到700快租下这间房,这个价格在三线城市是笔合算的买卖。他巴不得自己每天能在床上多躺会,哪怕再多五分钟也好,房子离京广铁路线太近了,要不了十分钟,火车的轰鸣就会从屋外传来,那时硕大的写字台得仿佛到受到引诱,跟着火车一起摇摆。

 

他说火车这东西,和日子一样,久了,会习惯。但会不会日久生情就不知道了。

 

我问他初三呢?初三是他收养的一条流浪狗, 2017年11月,他的学生在校门口围观一只被撞伤的狗,他把狗狗收养了,取名叫初三。那是一只白色的,有点龅牙的哈巴狗。

 

他说:没了。

 

他的书架,塞着各类历史书,塞不下的,就横着从间隙插进去。从世界史到中国史,唯一的例外是一个日本人写的中国铁路游记,绿皮火车的鲜亮封面在故纸堆里格外扎眼。他曾经渴望去外面走走,全国近半的省份都有他的足迹,但毕业工作后,一切都变了。

 

小茶的大学读的是免费师范专业,这意味着毕业以后他要从事教师职业,合同一签就是十年。签就签吧,好在工作的学校就在长沙教区。

 

2014年,当小茶走进学校成为一名高中老师时,他走进了小茶的世界,这个小茶现在的男朋友,一个比小茶还高一个头的男孩子,白白净净的脸上挂着黑框眼镜。他当时读高一,而小茶刚刚大学毕业。

 

尽管他们并不是师生,在不工作的时候,小茶会抽出时间给男朋友补课,男孩子也不排斥,放下手里的者荣耀,仔细听“小茶老师”的讲课。起初他的愿望很朴素,就是希望后者能考一个好一点的大学。然而在高考这个零和游戏里,失败者和成功者的比例是相对的。

 

有一年的时间里,小茶被派到一个更偏远的学校去支教,这令他感受到了什么是十足的绝望。这种绝望不是自己的,而是自己感受到的别人的绝望,但因为他更懂得什么是绝望,所以他比这些绝望的人还要绝望。这个学校的生源多是剩下的“边角料”,教学之外,他还得提防着出什么岔子,学生逃课、打架已是家常便饭。顽固的学生家长不会明白高考有没有改变命运这一可能,而只是一幅私物寄存的态度,因为一桩琐事,他被一个怒气冲冲学生家长掌掴。

 

回到出租屋,小茶狠狠地哭了一场,如同在北上广深打拼的年轻人一样,他不敢轻易把受到的委屈告诉父母,还好男友在,仿佛这个少年天生就有某种治愈力,他陪着小茶在湘江边上遛狗,两个人相互鼓励。那时小茶还不知道,男朋友已经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很快崭新的戴尔XPS被买了回来,小茶开始自学编程。一个没有任何代码基础的人,从零开始,按照书本上的一步一步操作。初三不会明白,为什么主人在深夜里还要对着电脑,把白色的字符敲上黑色的屏幕上,这个过程看起来只是在不断重复。它默默趴在小茶脚边,在数不清的夜晚。小茶想着用一到两年的时间转型做互联网,那里机会多、成长快,或许不必忍受这么多绝望,不管那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小茶并不喜欢做教师,包括当初填报免费师范专业的原因也是因为不要学费。这和他家人有关,尤其是他的父亲。

 

九十年代的下海潮中,许多人捞到了机会,其中也有小茶的父亲,凭借着几分湖南人特有的韧性,他弄了点名堂出来,一家子能在2000年初就住进商品房里,在当时也算是丰足了。但2005年,由于经营不善加上接连负债,父亲的产业近乎停摆,自觉无力经营,他只好把所有店铺脱手。

 

失去往昔地位的父亲,脾气开始变得愈发暴戾,他把所有的不顺都化解在酒里,最终父亲因为酒后伤人身陷囹圄。进去的时候,小茶对父亲说:无论怎样你是我父亲。

 

我见过小茶的父亲,不到一米七的个头留着浓密的胡须,目光里满是坚毅,正是靠他起早贪黑打理早餐店,一家人的生计得以运转。父亲手艺很好,他做的那碗面,那是我吃过的最好的一次,用土黄色的碗盛着,汤宽味厚,面香动人。

 

父亲入狱那段时间小茶想了很多,他搞明白自己需要什么,能要什么。十四岁那年,小茶跟父亲出柜,一向少言寡语的父亲忽然暴怒起来:“你的这些解释我不听”。小茶眼睁睁看着自己新买的电脑被父亲从六楼一掷而下,摔个粉碎。过了几日,父亲跟小茶说自己有些过了,便打算从新买一台电脑给小茶,并借此希望他能“回心转意”过一个看似正常人的生活,小茶选择了回绝,他用打工的攒钱买了一部新的。

 

因为出柜和父亲发生过冲突后,小茶选择了和解,上一辈人有一些观念是无法改变的。和解,就是在坚持自己的立场下,避免再发生冲突。好在最后,一家人默认了小茶的出柜,父亲说:你以后的生活我不干涉你,也希望你自己能安排好。正是因为考虑了自己的家境,小茶才主动报了免费师范,道理很简单,不要钱。

 

他还想起另一件事,尽管小时候学习成绩优异,却也没少给老师找麻烦。被莫名其妙请了家长后,父亲赶到学校,但他并没有劈头盖脸质问小茶惹了什么祸,反过来去跟老师理论:如果我能教好他,还交给你们干嘛?这让他古怪地想起支教时的事情,他想父亲那时还是能讲道理的,他站在小茶这边。

 

2018年的一个工作日的周五,小茶在学校接到母亲的电话,让他赶紧去医院。被酒精过度侵蚀的父亲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小茶假都没来得及请,到医院只见到床上奄奄一息的父亲。母亲神色焦虑,母子二人也无交谈,徒留环绕病床的仪器断断续续的蜂鸣。

 

男朋友坐了第二天乘了最早的高铁赶来,他的高考成绩本可以选择更好的学校,却私自选了了一所离长沙不远的学校。母亲看到小茶的男朋友来了,也只当是另一个儿子,相识三年,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了。

 

守灵的晚上,两人蜷在一起,以前是男朋友倚赖小茶多一点,这次是小茶在他的怀里了,为了避免使母亲过度悲痛,从父亲去世到现在,他还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但现在,他可以在这个人的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了。

 

遗体告别那天,没有人看出来小茶和身后那个高个子男生的手始终握在一起。在这浩渺的世界里,大抵只有人的情感是不会受时间与空间羁绊,在重大的事情前,也不会再管别的什么。

 

小茶母亲做了乳腺癌手术,手术后近半月的时间,只有小茶一人独守床前,他没有兄弟姊妹。父亲离开以后的日子,每两周跟男友见一次,以及每周和母亲吃三次饭。父亲在世以前,与母亲吃饭充其量只是一周一次,这个习惯,在父亲离开以后发生了改变。

 

父亲的离开还让小茶放弃了跳槽的计划。他思考了很久,对于那些出身科班并且有着丰富经验的程序猿来说,自己并不具备的什么优势,况且,如果要离职,还得缴纳违约金,对于在三线城市收入本就不高的自己,这可是是好大一笔钱。

 

小茶也买房了。长沙的房价在2016年经历了不正常的上涨,随后政府出台了政策平抑了价格,小茶等来了机会。他没怎么挑,事实上他能挑选的空间也不多,一套两室的小户型,三十年公积金的贷款,七拼八凑搞定了首付。在签购房合同的一刹那,他忽然明白为什么买房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尽管还贷压力很大,但也给了他一种前所未有的踏实感。

 

他和男朋友两个人一起去工地看建筑施工,看着自己未来的房子一点点一起修起来,然后又去丈量毛坯房,设计装修方案。在未来的计划里,男朋友大学毕业回到长沙工作,而自己的房子也会成为彼此的新家。

 

今年年初,男朋友突然向家里出了柜。好在他的出柜以和平告终。而他们也已相处了六个年头。

 

从高考到买房,在每一个重大决定发生的时候,两个人深度参与了彼此的人生。小茶无法想象,五年、十年甚至更久之后,如果自己身边的人不是他,还能是谁。

 

2018年12月,因为交通意外,初三被大货车碾得四分五裂。小茶是个优秀的无神论者,初三的骨灰最终没有入土,而是放在家里,以看不见的方式继续陪伴曾经的两个主人。

父亲的离去改变小茶的还有很多,不久前我们的闲聊,总会逃不开知乎上热门的话题,他的风趣一如七年前刚认识的模样。而如今我们的话题,总是离不开房产、投资、债券、p2p、基金……他们还利用有限的假期到访了国内的很多地方,并把自己和男朋友出游的照片做成一面简易照片墙,那上面还有一个“异物”——1990年1月1日人民日报的元旦社论——《满怀信心的迎接九十年代》——诰祭刚刚过去的八十年代。他用这篇文章来激励自己,无论多柔软的人,内心中总有一个硬点。

赞(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他和男友完成父亲的葬礼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