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约炮约到坏人该怎么办?

我最近在纠结一个念头——即使两个人都是社会中所谓的弱势群体,但是,实际上,他们却并不一定会对彼此怀抱善意。

 

老看到有人在约炮网站上标明“丑的、胖的、娘炮的勿扰”,好像这些人生下来就犯了什么大错,是不能饶恕的。还有比约到没有性趣的人更糟糕的事吗?不要怀疑世界的可能性,除了丑的人,你还能约到坏的人呀。

 

先说一声,文章里的这件事儿是真的,虽然我觉得GS大部分的文章或多或少是真的(除了小说,小说也有得个人经验吧)。我早就应该将这个故事写下来。只是这几个月一直在瞎忙,又是找工作,又是搬家,因为各种琐事竟一下子耽搁了很久。起初,我的心也较大,想写得有点儿场景感,然后就一直写写停停……

 

我现在完全是放弃自我要求了,新工作刚进入正轨,彻底没时间了。追在我身后的不是男人,是Excel表格和Outlook会议邀请。我懒得再采访,准备就简单写下来。这个事儿其实也蛮简单,就是约炮约到了一个骗子。

 

故事里的这个人呐不是我,(怎么感觉这么说反而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那天日子比较好记,是个假期,清明节,就是最近的那个四月。当时我还在点杂志“办公室”。那天下午我接到了阿健的电话,他打了我们办公室的座机。

 

“阿健”很客气,生涩,小心翼翼。估计他也有点惊讶,毕竟放假,他没想到电话能通。我接了电话,然后我们七七八八地聊了两个多小时。中间一直没有停顿,我也就没有打断,既没有录音也没有做笔记(也就是说,反正是死无对证了)。

 

拨出这个电话的这个时候,阿健正一个人躺在异乡的病床上,中午他点了外卖吃。医生说,他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马上就能出院,虽然有没有感染乙肝和HIV还不能确定。

 

他没有告诉父母,清明节一个人在医院度过,显得人影寥落,住院的钱是他向本地的一个亲戚借的。

 

身体的状况虽然好了起来,但心理的担忧恐怕持续的时间会更久一些。

 

他约的这个人对他做了一些很可怕的事情,不仅仅是中途擅自摘套。事情集中发生在后半夜,阿健是一步一步放松警惕的。他们一开始甚至没有明确是否会做爱。那个人似乎套路很深,阿健对我说。欲擒故纵么?我也不知道。

 

为何阿健最后会丧失警觉?

 

因为他们吸*了*毒。

 

有一个小细节,那人并没有一开始拉着阿健吸食。他先自己用,等到后半夜再拉阿健一起。这一举动让人感觉到,你看我吸过,没有问题的。但事实却并不如此。

 

几天之后,阿健身体状况急速变坏,毒品(也许是品质问题,也许是阿健的体质)很快造成了肝肾的损伤。虽然知道过几天后果才显现,但后果是直接令他当众晕厥。最终在病床上躺了几天,所幸没有造成生命危险。(我甚至怀疑,两次毒品的品质和纯度可能不同,第二次,他让阿健吸食更多。)

 

这还不是所有的噩梦,在毒品的作用下,阿健当晚在做爱和做爱的间隙中发生了好几次断篇。他根本不记得断篇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发现摘套就发生在其中的一次断篇间隙。更可怕的是,在迷糊之中,对方提出自己手机因为某种原因无法在Apple Store购买APP,他需要阿健帮他在他的手机上登录一次阿健的Apple ID。

 

正当他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刚刚登录完Apple ID,阿健猛然惊醒。这事情不对,这个人不对劲。慌乱之中,仍在在毒品的影响下昏昏沉沉的,他也无法记清自己是如何逃走,当下他就逃走了,逃到大街上的那一刻才惊出了一身冷汗。

 

Apple ID被盗之后,他赶紧挂失了绑定的银行卡,似乎没有直接损失。但他仍然很紧张,中间有各种诡异的事情,比如奇怪的短信,比如打给他的电话似乎被拦截,他只是怀疑并不知道技术上有无可能。他去警察局报了案,警察也并不是很懂技术,而且由于没有经济损失,未达到成立案金额。

 

阿健是个很容易焦虑的人,那几天他甚至时刻害怕有人会定位到他的位置,窃取他的通讯录,甚至闯入他租住的房间。好在,阿健的朋友们陪他度过了这一小段时间,一边是身体不适,一边还需要迅速处理各种账号的麻烦,直到他因为毒品导致的肝肾中毒而入院。

 

我想直白地将那天我所知道的写下来,因为不想有更多的人被骗,要提高警惕。无辜地蒙损害,不论经济上损失如何,精神上的损失不可计量,况且和医生以及警察坦白自己的性事,如果遇到没有那么宽容的人,这场景绝对够人受的。

 

另外,我想了一圈也没想到有什么法子避免这样的遭遇。让大家不约似乎不太可能,举报的话又如何举证呢?遇到小偷、骗子或者抢劫强奸又该如何?我也没啥好想法,希望得到大家的建议。

赞(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约炮约到坏人该怎么办?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