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西楚霸王被囚当帝王父子性奴

西楚霸王

第一回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浮尸千万,血染乌江,西楚霸王项羽一身盔甲残破不堪,血迹斑斑,部下接二连三地死去,直至乌骓马无奈地嘶鸣一声,口吐白沫,瘫倒在地。
项羽从马上摔了下来,倒在血泊中。
“弟兄们!捉到楚霸王了!”
远处传来汉军兴奋的叫喊,项羽全身脱力,双眼空洞地看着天空。
“抓活的——!不能杀他!”
乌江一役,刘邦全歼楚军,并生擒楚霸王项羽,然而对外则声称项羽在该役战死。
项羽睁开眼时,全身骨头疼痛欲裂,被一根浸了水的牛筋绳捆在暗无天日的囚房中。
“水……”项羽无力地呻吟道,继而瞬间清醒过来,这是何处?想我堂堂西楚霸王,如今竟是要当阶下囚!?
项羽怒吼一声,猛地挣扎,奈何手腕上绳子直勒进肉,双脚战靴已除,更被捆在两根柱上。
所幸身上盔甲未解。
囚牢外传来狱卒喊声。
“大个子醒了,快去回报皇上!”
项羽心头一凉,喘息着停了挣扎。
牢门打开,进来那人,正是自己此生最不想见到的刘邦。
刘邦笑嘻嘻道:“羽兄醒了?”
项羽猛地一挣,竟是拉得墙壁微微晃动,刘邦冷不防被骇了一跳,项羽吼道:“有种便杀了老子!别想折磨我!”
刘邦比项羽矮了半头,走到项羽面前,微微抬起头,二人呼吸相错,刘邦调侃道:“羽兄可还记得……当年鸿门一宴,兄弟是怎么说的?”
项羽两眼通红,犹如被困于笼中的野兽,刘邦那张令自己厌恶无比的脸凑到面前,猛地唾了刘邦一脸。
刘邦不怒反笑,痞兮兮地说:“那时候小弟和羽兄都喝得大醉,说出来的话自然是不算数的了。”说毕刘邦一面“啧啧”声不断,转到一边,那处有张桌子,桌上摆着一双战将靴,靴里塞着两只满是血迹的布袜。
那正是项羽昏迷时,被抓到囚牢里关起,除下的甲靴。
项羽吼道:“刘季!你这小畜生!杀了我!”
刘邦随手给了项羽一拳,打得他鼻血长流,又伸手卡着项羽脖颈,凑近前道:“我怎么舍得杀你……”
项羽憋红了脸,气息不济,忍不住张嘴。刘邦便将那只袜子塞进了项羽的嘴里。
项羽不断挣扎,却无法发出声音。
刘邦两手环过项羽的腰,调节了墙壁上的一个机关,项羽便被徐徐放下些许,两脚微屈,与刘邦面对面相对。
刘邦长相清秀,眉眼间却带着几分痞气,浑无半点皇帝相,只如一名街头的少年混混,此时平生夙愿得偿,当即心头大畅,抱着项羽的腰,在他英俊刚毅的脸上不住亲吻。
项羽“唔唔”地叫着,扭过头去,刘邦又猛地抓着他的下巴,两人身躯紧贴在一处,互相蹭着。
项羽鼻孔中出着滚烫的气,满脸通红,想起了数年前的酒宴上,刘邦便是将他灌醉了,拉到花园里也是这般挑逗……
刘邦一手卡着项羽的下巴,那处须根刮得铁青,反复摩挲后刘邦意乱情迷地吻着项羽的脸。
“羽兄,老弟天天想着你……”刘邦坏笑道:“别急,马上就来。”说毕取了桌上一把剪刀,探到项羽的下身。
他要做什么?!项羽心头一惊,难不成要阉了自己?想到平素恶心至极的太监,若被阉割,便将与废人无异,项羽紧张地躬身。
然而刘邦只是将剪刀贴着项羽的大腿根部掠了过去,并笑道:“别怕,我不会剪你那话儿。”
项羽安心了些,刘邦手上剪子不停,竟是将项羽一条沾满泥泞的将军裤剪开,并扯了下来。
项羽身上还穿着战神铠甲,刘邦剪完外裤剪衬裤,不到一会,便将项羽的衣物都隔着盔甲剪掉,继而是上衣……项羽瞳孔倏然收缩,自己在钢铁盔甲下的男儿身躯已是一丝不挂,全面赤裸。
项羽打了个寒颤,感觉到盔甲上传来的冰凉触感,睁大了双眼。
刘邦扔了剪刀,从侧面看项羽,那雄壮的躯体在盔甲的遮掩下现出健康的古铜色,胸甲遮不住的肩臂之处,肌肉纠结,更充满了爆发感。
刘邦欣赏了好一会,才抱着项羽,在他脖颈上又亲又吸吮,项羽气息粗重,胯下男根本是松弛,却在脖颈来回的撩拨下逐渐抬头。
钢铁战裙与龟头相触,传来冰凉体会,刘邦又一面在肩上,脖颈上搓揉。令项羽难以抑制地缓慢勃起。
“唔—唔——”项羽羞耻地涨红了脸,并把头扭过一侧。
刘邦坏笑道:“羽哥硬了?”
说着刘邦缓缓解开项羽上身胸甲的皮带扣,令楚霸王露出古铜色的健壮胸肌。并低头舔了起来。
项羽的胸膛充满野性,小腹处更露出稀稀落落的体毛,暗红色的乳头不到片刻就被刘邦吸得发硬,胀痛,裸露的肌肤沿着脖颈直到胸口,都泛起了情欲的淡红。
项羽下体的雄根无法控制地变得硬直,将战裙顶起一角,刘邦两手在项羽身上摸来摸去,直到摸够了,才意犹未尽道:“羽哥,你那话 儿平时都是虞姬玩,老弟比起虞姬,功夫如何?”
项羽心头一凛,想起为自己而死的虞姬,从情欲中清醒过来,转过头,虎目含泪,看着房内的油灯。
项羽双手被分开高捆在墙上,刘邦沿着项羽的手臂一路下摸,摸到腋下,虎腰,继而解开了那条战裙。战裙取下的时候,钢鳞在项羽的龟头上轻轻刮了一下。
项羽发出一声被压抑的咆哮。
玩弄了这么久,项羽的阳根已经在挑逗下变得笔直,那粗大的肉棒足足有八九寸长,在密集的阴毛中昂然挺立,鸡子一般大的阳卵在柔软的囊袋中显得十分饱满。
刘邦一手揉搓项羽暗棕色的春囊,吞了下口水,赞道:“羽哥的玩意儿这般黝黑,显是打仗的时候也不忘床事呢!”
项羽屏息不答,刘邦以手掌比了下那肉根的长度,竟是比自己那根长了近两寸,手指只环得住粗大根部的三分之一。
接近二十公分的巨根握在手中,包皮遮住了小半个龟头,马眼处竟然已变得湿润。
刘邦握着项羽肉根,缓缓把它朝后褪,令整个硕大犹如鸭蛋般大小的龟头完全裸露,暗红的龟头后,整根肉茎上布满青筋。
项羽含糊不清地低哼了一声,羞耻至极。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西楚霸王被囚当帝王父子性奴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