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宠物帝国 NP+高H+主奴+温馨+轻松

“宇总裁,卫墨少爷找您。”一位年轻貌美,身材交好的金发美女开门而入。放下手中大叠文件在桧木桌上,又问:“咖啡不加糖?” “恩,叫他进来吧。”低沉的声音充满了磁性,足以电的所有女人为之疯狂。坐在宽大舒适的黑色皮椅上,宇卫戢伸手拿起其中一份文件阅读,犀利的眼扫过一遍,确认无误才又放下。 宇卫戢在美女秘书离开时又补充了一句:“奶茶记得加多点糖。”,让美女秘书莞尔一笑:“知道了。”
秘书出去不到几分钟,一个青年破门而入,冲著宇卫戢大叫:“老哥~~~” “停!” 青年止住了奔过来的步伐,姿势停在跳跃的前奏。 “坐下。” 宇卫墨瘪了瘪嘴,心不甘情不愿的乖乖坐到一旁的咖啡色沙发上,嘴里低低咕咕:“抱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不会少一块肉,会被你家那口子剥了皮。” 放松了身子,让身体完全陷入沙发内,宇卫墨哈哈一笑:“老哥英明。” “少来。”宇卫戢起身坐到了宇卫墨的对面,拿起了桌上的无糖咖啡喝了一口,问:“凭空消失了一个月,你干了什麽去了?”
宇墨笑著,从刚回来的秘书捧著的碟子上拿起英式茶杯,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 “甜味刚刚好,老哥真细心。”“二十几年的育婴经验,这不算什麽。”宇卫戢轻笑,这小子他还不懂吗? 宇卫墨呵呵的乾笑了两声,因为从小父母工作忙碌,自己都是被老哥带大的,两兄弟的感情可不是一言两语就可以说完的。 “听说,你在西海那边的小岛建了个 “帝国”?”宇卫戢突然问,让宇卫墨差点呛到奶茶。“咳咳,老哥知道啦?”宇卫墨呵呵两声,心中抱怨自家那群混帐居然没把消息封锁好,这个惊喜已经不是惊喜了。 “你当我是谁?你能瞒过世界的眼睛,也不可能瞒过你老哥的第六感。查一下就知道了。” 宇卫墨笑开了,自家老哥从小就很强的第六感果然厉害。“老哥知道多少?”“呵呵,你这黑道界统领居然也开起色情业来了,还是个同性恋大帝国,老哥我是不是没把你教好?”宇卫戢摇了摇手中的咖啡,看著杯子边缘因为咖啡晃动而呈现的暗色,又迅速的消失。
“老哥生日快乐啊,给你建的後宫可别说不喜欢。” 看著宇卫墨半开玩笑的神情,宇卫戢轻轻摇头,笑著说:“我是喜欢男人,可我对那种调教一点兴趣也没有,别把你那套放到我身上来。这场大型买卖的生意很不错的样子啊?” 或许一开始的动机是要送给自己当作二十八岁生日礼物,但是宇卫戢绝对不相信里面没有商业目的。这场大型的色情买卖绝对能够买足很多富家子弟,赚进的金钱肯定不会少。“我这是为老哥的性福著想耶!身为世界级第一富豪,天宇集团的总裁大人可是世界的瞩目,自然不能做出可以让那些三级狗仔拿来炒新闻的话题啦~若是在我的黑暗帝国内,就完全没这个忧虑了,不错吧。”宇卫墨说的头头是道,让宇卫戢边听边点头。 “听你说的……一堆狗屁话。”宇卫戢的微笑让宇卫墨嘿嘿的乾笑,自己果然斗不过老哥。宇卫墨拍了拍宇卫戢的肩膀,笑著说:“不管怎样,还是有我的心意在啦,真的啦。老哥放心,明天之後的一个月我都帮你请好假了,安心的去玩吧。”
说完,不等宇卫戢说话,便一溜烟的跑出门了。门关上的前一秒,又传出:“明天会去你家接你,别跑喔~~” 宇卫戢听完只能摇头苦笑,喝乾了手中的咖啡。自己被请了假自己还不了解吗?只不过难得老弟要回馈自己二十多年来的辛苦,就随他吧。隔日果然宇卫墨没有食言,一台黑色轿车停在了宇卫戢的家门口,载著这位大人物前往宇卫墨的私人机场去。靠著机窗,看著窗外宽阔的大海,坐在宽大舒适的豪华座椅内,饮著上等的红酒,宇卫戢放松了因工作而疲累的身体,决定这次旅行要好好放松放松,不想公事。 “老哥,我帮你解释一下这个帝国怎麽样?”坐在旁边的宇卫墨好不容易睡醒了,看到自家悠閒的老哥,迫不及待的想跟老哥献宝。“晚点吧。”说真的,他对这个帝国没什麽兴趣,只是想找个幽静的地方好好的调整疲惫的身躯,悠閒的过上一阵子。放下了玻璃杯,将椅背调到最低,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继续补眠。才刚睡醒的宇卫墨看宇卫戢疲累的睡下,耸了耸肩,不在意的拿出了笔记型电脑开始整理资料。机舱内微弱的菊光与照进窗内的阳光交错,安静的空间十分的优閒舒适,就这样开向了那悠哉的渡假村去。
站在那巨大壮观的大门前,宇卫戢终於知道老弟消失的一个月到底在搞什麽把戏。眼前足已纳入一整座大城市的大碉堡,比拉斯维加斯更加豪华。外墙柱子上,刻著精致而栩栩如生的雕刻,远看复杂而美丽,近看却是男男交沟图。四周的雕像也全部都是裸男,不同於欧式的艺术美,这里却充满了糜烂的色彩。自慰,插穴, 多P,兽交,SM……什麽都有。进入里面装璜更加的夸张,全部以金箔包覆,灿烂而宽大的让人感觉不到是在室内。天花板,墙壁上,地上,都画上了图画,这些图不用说也就跟外面的雕刻与雕像同一个调调。“怎样,不错吧?”宇卫墨领著宇卫戢走在前方,炫耀著自己的成果。“太花。”宇卫戢下了个结论,宇卫墨连连苦笑。“放心啦,老哥的住处绝对会让你满意,先让我带你在里面逛逛,熟析一下地方。” 一台美丽的磁浮马车停在了两人的面前,也是装饰的精致无比,马车的上半部份是空著的,可以清楚看见四周围。前面两匹大马拖著车,也存脆只是装饰用,因为磁浮车本身不需要轮子就能够开动。一位年轻俊美的青年在马车边等著,应该就是车夫了。只不过这个青年身子上的衣服实在让人有些无言。美丽的长发披散在身後,精致的玉白肌肤光滑而有弹性,脖子上的项圈是青色的,刻了 “马"一个字。下体被包覆再同样青色的贞操带中,前方男根部份却被束缚了起来,扣上了一个锁。身体上只披著一个淡色的透明薄纱,时不时轻轻摩擦著胸前两点,让人好不垂延三尺。青年跪了下身,额头碰地,恭迎著两人的到来。 宇卫戢有些皱了皱眉,宇卫墨看了窃笑,说:“这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必须穿上贞操带,否则万一在马车行驶中被人上了,那会造成车祸危险。不过身体倒是可以任由这里的主人摸,所以还算是慷慨了。”“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宇卫戢翻了翻眼,开始反省自己怎麽会教出如此变态的老弟来。“放心吧,这边的人都是透过管道进来的,绝不是路上随便抓的。上车我在慢慢跟你解释。”拉了宇卫戢上了车,两人坐在那高级软垫上,旁边的小桌子还放了冰饮跟水果,设想周到。青年爬上了车前,坐在前方凸出的板上,脚下悬空,比宇卫戢两人是矮了一节。光滑背影完全被两人看在眼里,而掐入股间的贞操带更是勾引男人的目光。只是这两位黑白道的大头头已经遇过各种勾引技巧,早已练成视若无睹的境界了。马车开动後,非常的平稳,十分舒适。看著四周的景色,宇卫戢打量著这个地方。宇卫墨拿了切好的苹果吃著,边吃边解释:“这个地方的只有分三种人-主人、侍者、与男。主人阶级分成四种:铜、银、金、白金,每级内又分成C、B、A、S。阶级是用买的,自然,越高级越贵。我跟你是例外就是了,我们两个皆属於最高地位的SS级。你是白金SS,我是黑金SS,不错吧。”宇卫戢只是耸耸肩,代表不介意。宇卫墨又继续说:“白金S级以上就不能用金钱买了,白金S级的人你也知道,就是伟泽、丰夜他们等类的人。每级的所能用的设施都不同,不过你已经算是毫无阻拦了,所以说这个也没啥用。”伟泽与丰夜是宇卫墨的左右手,集团内的地位也是高高在上,因此完全有资格成为白金S级。宇卫戢还是只是点点头,代表了解。“侍者是我们这里的工作人员,像是我们这位马夫就是个侍者。所有在这里工作不是男奴的都算是侍者,辨认法是脖子上的项圈以及下体的贞操带。项圈上会刻上这个侍者的职位,而贞操带会被锁上,防止有人插入。虽说他们不是男奴,所以也不能收纳成为宠物,不过挑逗一下还是可以的。”宇卫墨说到这里,邪邪的一笑,手朝著前面那位马夫的屁股上重重的摸了一把,又朝前面被束缚的分身摸去,惹的这位马夫娇喘连连,嗯嗯啊啊的呻吟了起来。“喔。”宇卫戢还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反正他也没那个閒情逸致去挑逗一个不能满足自己的人物,所以还是不怎麽在乎。手上的动作还是没有停下来,宇卫墨继续说:“最後一种就是男奴了。男奴顾名思义就是主人们的奴隶,散拨在这里的各个角落。对待他们是爱干什麽就干什麽,只要不要弄死就好,弄死了是要罚金的。若是身为主人的有喜欢的男奴的话,可以收为男宠。只要付了钱後,在男奴的身体上刻上自己的标签就没问题了,通常刻印的地点是在大腿内侧或是男根上,反正只要是私处都行。不过老哥不用付钱啦,全部算我的就行,所老哥爱怎麽收就怎麽收吧,反正是你的生日礼物嘛。”看著宇卫戢没啥反应的脸,宇卫墨也只是摸摸鼻子笑笑。反正他早就知道老哥会是这种反应,只因为虽说宇卫戢喜欢男人,却不喜欢调教与宠物。只是这种方法才能赚大钱,所以也只能 “委屈” 一下老哥的喜好了。“刚说到哪?对了,男宠就不能够随便玩弄了,必须经过他的主人的同意才可以,毕竟男宠就是那个人的私有物。但若是双方愿意的话,还是可以用高价将对方的宠物买下,只不过会比买男奴还要贵。”这时,马车已经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广场上,中央一个大喷泉,透明乾净的水在照设进来的阳光中闪闪发亮,十分漂亮。四周零零散散的人,有些手中透过皮带牵著男宠,有些没有。宇卫墨已经将手从青年的双腿间抽了出来,改著抚弄胸前的两点。青年车夫的腿间已经有些湿润,想必是解放过一次了。“这里是中央广场,总共有四个通道连接著。往东边是餐厅以及商店街、西边是游乐场跟赌场、南边是住处、而北边是男奴区。在男奴区可以买卖男宠、设有调教室与惩罚室。老哥想去哪边?”宇卫戢想也不想直接说:“先到住处。”“好吧,反正其他的以後老哥都会知道,不及这一时。”摸了摸车夫圆滑的臀部,又轻轻的拍了拍,马车便往南方驶去。到了住处大厅,豪华程度依旧不减,反而更甚。巨大的水晶玻璃灯高挂天花板,几位漂亮的侍者站在柜台後面待命。宽广的大厅内稀稀落落有著人,有些好奇的看著马车驶进。从马车上下来後,宇卫墨重重的掐了青年的分身,让他小小尖叫了一声,腿软跪了下来,对著宇卫墨翘起臀部。这时宇卫戢才发现那陷在股沟间的贞操带上有个微型的机器,中间一条小浅沟。宇卫墨拿出了一张磁卡,在里面刷了一下,惹的那个青年又轻轻的淫叫了一下。宇卫戢看的头都痛死了,问:“这啥?”宇卫墨很无辜的看著宇卫戢,回答:“刷卡给小费啊。”宇卫戢揉了揉有点痛的太阳穴,问:“有必要设在那种地方吗?”宇卫墨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回说:“这样才有趣味性不是吗?里面还设了一点小机关,刷下去会让对方感觉到快感喔!”宇卫戢翻了翻白眼,这种事情看就知道。自己真的要好好的反省反省了,当初因为宇卫墨的兴趣让他管理黑道界果然是错误的决定,不过个性已定,现在说什麽也都太迟了。“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那足以装下一头大象的电梯里四周是镜子,地板竟是用高级的地毯铺成,看的宇卫戢深深感叹自家老弟的大手笔。两人进入了电梯,宇卫墨将手中的磁卡在墙壁上的凹痕里刷了一下,按纽的灯亮了後,朝最顶楼81楼按去。“老哥的房间我放在最高层楼,那边没有人能上的去,空气新鲜风景又好,安静脱俗,有如桃花仙境,老哥一定会喜欢的。”大大的表现著自己的文采,宇卫墨神气的看著宇卫戢,只因为宇卫戢一直都说他一点文采也没有。宇卫戢哭笑不得的看著这个小孩子心性的弟弟,故意用力的将宇卫墨的头发柔乱:“是是,很厉害的小墨。”当电梯门再度开启的时候,映入眼中的是一个美丽的空中花园,整个空间以巨大的玻璃圆盖给罩住,有如温室一般。两边的花丛开的旺盛,中央一条约有六、七米宽的草坪作为走道,中央一个美丽的喷水池,不同於下面那些诡异的雕像,这个雕像是非常正常的邱比特雕像,精致而可爱。走上这柔软的草坪,喷水池後面是一栋中型的别墅,不大不小,十分对宇卫戢的喜好。米白色的摩登造型,搭配著木色的木材使用,视觉上是舒适而不唐突的,让宇卫戢很满意。进入了室内,一入眼的是宽敞的客厅,铺著米色的毛地毯,走在上面柔软的触感很让人喜欢,巨大的液晶电视靠著右侧的墙,电视柜里面摆放著一台PS3、一台XBOX360、一台录放影机。两个大型的音响靠在两侧,可以想像那音响效果应该会很好。客厅的隔壁连接著餐厅与厨房,呈现开放式空间以及高挑的天花板让人感不到压力,落地窗也让阳光充分的照了进来,让室内一直保持著充足的光线。除了厨房是木制地板,其馀的地方全是柔软的地毯。沿著木制旋梯上楼,是一整个开放式房间,占了整个二楼。宽敞的房间内只有一张靠在右墙的床,却大的离谱,睡满足足十人都不嫌窄。床的旁边就是浴室,两者分隔只有一面薄薄的玻璃,浴室内完全被看的一清二楚,丝毫没有隐私可言。看到这里,宇卫戢头上三条线,“这个……”宇卫墨得意的说:“又没关系,反正也不会有人来,况且就算有客人,把二楼锁起来不就得了?”听宇卫墨如此说,宇卫戢才“喔”的一声,继续看下去。房间还有一扇门,开了後是通往一个小书房内,里面充满的各式各样的书籍,宇卫戢满意的点了点头,才又关上门。“老哥,怎麽样,不错吧!”这栋房子是宇卫墨亲自监督设计而成的,自然很在乎宇卫戢的反应了。“很不错,小墨设计的吧。”宇卫戢很满意的笑著,比他想像中还要好上很多,看来这个月可以过的很舒适。“嗯!”宇卫墨点了点头,非常高兴宇卫戢喜欢,正要说什麽,手机却响了。不耐烦的掏出手机,看到来电讯息却又甜甜的笑开,不用说宇卫戢也知道是宇卫墨的情人打来的。接了电话後,谈了一会,才又挂掉。宇卫墨双手合掌,道歉的说:“抱歉老哥,利要我快点回去,他说他想我了。”宇卫戢噗嗤大笑,自家老弟无法无天,却除了自己就是最怕那个叫做利的男人,这两人现在甜甜蜜蜜一刻也分不开,要不是自己生日了,恐怕宇卫墨连踏出家里都不能呢。“快点去吧,不然利等不到你又要怪到我头上来了。”宇卫戢挥了挥手,很理解的让自己的弟弟去忙。宇卫墨递过一个磁片给宇卫戢,说:“这个卡是这里的钥匙,也是付费用的卡,如果需要副卡跟伟泽或丰夜或随便谁都行说一声,他们会帮你弄。这边的开销你是完全免费,所以尽管花吧!抱歉老哥不能陪你了,我先闪啦~”话声一落,人就像是风一般的不见了,只剩下那个还在摇晃的大门。无奈一笑,才开始打理早已送过来的行李。待东西已经整理好,也睡了一小会儿,已经是晚上八点多,这时宇卫戢才发现没有晚饭吃。原本计画著晚上跟宇卫墨一同吃,顺便问有没有外送的服务,省的自己还要出去找,但现在宇卫墨先行离开,不得不出去吃了。宇卫戢穿上了外套之後便拿起磁卡出了门,晚上的前院点上了灯,星星点点的十分漂亮,也不用担心会暗的看不到路。到达电梯,刷了卡,才又回到了住房大厅内。这时候,相较於上午来时,多了许许多多的人,或是交谈,或是行走经过。几个漂亮的男孩跪在地上被他们主人给牵著走,有些身体上穿著不能称之为衣服的衣服,有些绑著SM用的束缚带,还有一些後穴被插上了假阳具。宇卫戢早已有心理准备,也见怪不怪了,反正这段时间他只打算龟缩在房间里好好放松,过渡纵欲他可不喜欢。东看看西瞧瞧,从这边走到中央广场应该不远,才要跨出步伐,就被身後一个声音给叫住了。“请问是宇卫戢,宇先生吗?”宇卫戢转身,只见一个漂亮的侍者站在那里。长发束成高马尾,脖子上金色的项圈刻著“专”字,下体绑上了白色贞操带,依然是被锁上的。而不同於今日中午的车夫,这位侍者穿著白色透明的披肩,下体也围著白色透明的薄纱。“你没有叫错人。”宇卫戢收回打量的目光,回答了这位侍者的问题。已经被这种打量的眼神看习惯了的侍者,轻轻的跪了下去,带著恭敬说:“宇卫墨大人吩咐小的伴於宇大人身边,帮助宇大人任何问题与困难,请宇大人成全。”宇卫戢看的头皮又再发麻了,只是知道这应该是这边的规矩,便也没多说什麽,只是叫那侍者起身。“能带我到餐厅去吗?”“宇大人想要什麽样的餐厅呢?”侍者柔声问。宇卫戢偏头想了想,又问:“这边有什麽样的餐厅?”“回宇大人,这儿的餐厅分两式,禁式与无禁式。禁式是男奴与男宠无法进入的地方,纯粹以用食为主,而无禁式是可就带男宠与男奴,半用食半娱乐的地方。”侍者语气用词专业,讲解的十分清楚,不拖泥带水,让宇卫戢很欣赏。“到禁式吧。”宇卫戢丝毫不犹豫的决定了下来。若要他再充满了淫乱空间中一边听著别人呻吟淫叫一边吃饭,那他还不如不吃比较好,反正吃进去了还是会吐出来。“请大人往这儿走。”侍者不发一语的走到了前头,领著宇卫戢到餐厅去。坐上了停靠著的马车,这时宇卫戢才了解这里的磁浮马车有如计程车一般,是可以随叫随到的。但若是想要自己拥有专用马车的话,则需要金级以上的才有资格。“请问大人需要专用马车吗?”马车上,侍者坐在地板问著坐在软沙发上的宇卫戢。对於侍者的低姿态已经没了反应,宇卫戢知道他们为了满足这里的 “主人"是必须如此的。“不用了。”宇卫戢知道自己将会很少乱走,只要能够到的了目的地,什麽方法都无所谓。况且看路上马车挺多,也不必担心会招不到马车。“是。”侍者回应了一声,便转头向车夫告知目的地。一路顺畅的到达了餐厅,这个地方人却少了许多。侍者将宇卫戢领到了一间高级西式餐厅前,便止住不动。“大人,此处便是。因为身分,小的不得进入,请大人谅解。”说完,跪了下去,额头碰地。“嗯,你先回去吧。”这句话落下,侍者还是不动。看著侍者揪起的臀部,宇卫戢头皮已经麻到不能在麻了。不给小费不行,要给小费……又……宇卫戢只能够硬著头皮拿出卡,迅速的在侍者股间划过,并下定决心一定要宇卫墨将这点改掉,否则自己有一天会因为脑溢血升天。只听那侍者轻轻的呻吟了一下,满脸潮红的向自己磕了头,才站起身来。离开前又问:“请问大人用完饭还需要小的伺候吗?”宇卫戢赶紧挥挥手:“不用。”自己可不想要再刷一次那种卡了。侍者点了点头,回了个:“是。”才又转身离开。总算松了一口气,宇卫戢只希望这餐厅能够正常一点,否则他明天就整理行李马上走人。踏入了这高级的西式餐厅,宇卫戢扫了四周一眼,总算吐了一口长长的感叹。这家餐厅与外面的西餐厅无异,连侍者的穿著都十分正统。白色衬衫,黑色背心,黑色长裤,以及红色领结。对待事情的态度专业有礼,就算有客人抚摸臀部胸前,也只是稍稍警告便离开。一位侍者捧著菜单走了过来,朝著宇卫戢问:“先生,一位吗?”宇卫戢点了点头,侍者又说:“先生,请借我看您的卡。”宇卫戢二话不多说,将卡片拿了出来递给侍者。侍者扫过一眼却没有拿,眼中闪过的惊讶却显示出他了解这张卡的价值。不过,这里若是见到卡的人又有谁不知道呢?“请先生跟我来。”侍者将宇卫戢领向隐密的一个角落,却是靠窗最好的景色,位置宽敞安静,十分适合一个人吃饭。宇卫戢这一餐用的很愉快,不被人打扰,东西丰富又美味,决定今後常常光顾这家店。用完饭,结了帐,所幸这里结帐也很单纯,只不过是在收银机上刷卡,不需要多馀的动作,更加的爱上了这家单纯正常的餐厅了。走出了餐厅,本想招个马车,却又想运动一下,便决定走路回去。却不知怎麽走的,靠著对景象与方向的感觉,越走越是怪异,直到宇卫戢发现自己迷路时,已经不知走到哪里去了。说也奇怪,宇卫戢的第六感在任何时候都准的吓人,却唯独在分辨方向时比路痴还要夸张。这一点一直都是宇卫墨最好奇却永远找不到答案的神秘现象。看著四周的景色,一家家奇怪的店面呈现在自己眼前。橱窗内展示著各种调教用物品,还有真人秀在橱窗内表演。从被巨棒插入到双插花,从自慰到兽交,几乎什麽都有。路上更是有许许多多的主人牵著自家的宠物,时不时牵进一家店,让宠物叼著提篮在走出来。几乎人人都有宠物,唯独自己两手空空,宇卫戢却完全不在意,继续朝的他认为是”对”的方向走去。“各位大人要不要试试看自己的手气?飞镖游戏现在开始喔!”前方一个清嫩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宇卫戢有些好奇的靠了过去,发现墙邉搭起了一个小棚子,远远的一个小标把被挂在墙上,而玩家必须要从极远的地方投出飞镖,射中了标把就有奖品。看著之前的几个人有些恰巧射中边缘,得到了几样不错的奖品,譬如卡内点数一千点,或是某高级餐厅的优待卷。“这位大人,要不要也试试看呢?”就在宇卫戢要转身离开时,那守著棚子的侍者拿著一个飞镖问向宇卫戢。看著这孩子张的大大的、泪汪汪的眼,宇卫戢就有点无法拒绝。心想反正奖品看似正常,且自己就不会那麽好运,随便投投就行,宇卫戢便拿起了飞镖。连瞄准也没有瞄准,就朝著标靶用力一挥。随後,便听到观众的惊叹声与那侍者高兴大叫:“恭喜大人!命中红心!”宇卫戢有点傻眼,随便乱丢也能够中红心,果然以前的训练效果很好啊,这麽多年了还没生疏。“这位大人请借我看您的卡好吗?奖品约明日会送达。”宇卫戢无奈的抽出卡借那侍者看,却有意避开其他人的目光,故意站在让别人看不见卡的位置。看见卡後,待童有些颤抖又说:“大人谢谢您,奖品明日会送达。”转身时,又低声咕哝:“那家伙……运气真好……”这句话宇卫戢只听了後半段却不怎麽了解,只当侍者是说自己运气好,便也没放在心上。离开了此处,发现并没有什麽好逛的,便随手招了辆马车回到住处去了。早上,刚睡醒的宇卫戢正懒懒的坐在客厅内的躺椅上,专心看著笔记型电脑萤幕,处理著公事。好不容易到了一个段落,伸了个懒腰,一阵门铃声响起。心理疑惑此处应该不会有人来,不过想想,或许是小墨那邉的人来拜访也不无可能,虽照理来说这时间他们应该是最忙的。开了门,却发现是昨日的那个飞镖游戏的侍者,这才想起昨天玩过的飞镖游戏。“大人早安,您的奖品已经送达。”侍者跪了下去,宇卫戢才任命的刷了卡。侍者享受过快感後起了身,示意身後的人将一个巨大的箱子搬进屋中,才又告辞。离开前,又补充了一句:“还是新鲜的新进货,请大人好好享用。”新鲜货?是吃的?宇卫戢关上了门,心里充满了疑惑。重新打量著奖品的大小,以及样子,还有那侍者所说的话……难不成……宇卫戢冲了上去将盖在箱子上的布料扯开,心中震撼,果然……只见一个铁笼里,一个漂亮的少年被囚禁在内。眼睛被蒙上眼罩,嘴中叼著一颗球,口液不断的沿著嘴角滴落下来。脖子上的项圈扣著皮带束缚在少年的身体上,将白皙的肌肤掐出一道道红痕。双手绑再身後,两脚成M字型绑在铁栏杆上。下体被贞操带束上,分身与两颗小球被一条黑色带子绑了起来,前端插著一根管子,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宠物帝国 NP+高H+主奴+温馨+轻松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