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后来我听说,他得了梅毒……

1从感动到感情的萌芽

当我还是大二的时候,我和石头都混迹在Blued杭州同城群里,印象里,石头并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但每当我在群聊中露面后,他都会在我的主页留下访问记录。

我与石头的第一次正式交流是在我与前任阿海分手后。

那天晚上我又一次确认自己还在阿海的黑名单中,正准备关掉软件时,未读消息列表中出现了一个熟悉却从未有过私密交流的用户头像——石头。他和我说了很多,有安慰,有自身对情感的看法,就这样我加了石头的微信。

在加了石头微信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告诉自己,我与石头之间只是友情而已。

“我想带你去找他当面问清,究竟是你重要还是面子重要,好吗?”石头激动的言辞,却让我有点抗拒,不希望别人这样指责阿海。

那天之后,我都刻意保持着与石头的距离,因为我当时还没有放下阿海,我总觉得我们可以复合,石头并没有因此改变分毫。

“我能见你一面吗?今天晚上。”

“别来了,我和他会复合的。”

“没关系,我只想待在你身边。”

石头发来这条消息后我没有再答复他,直到第二天我与石头的共同好友大壮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昨晚石头是在你小区楼下体育馆里过的夜?”

心中,突然萌动了一丝关于爱情的美好。

2从未有人对我这么好过

第二天夜里接近凌晨时,我走进体育馆,映入我视线的是昏暗灯光下一个躺靠在长椅上的人影,人影听到我的脚步声后支起身体朝我这看来。

我当时就觉得这人好惨,沦落到这种地步简直比失恋的我还惨。我邀请石头去我住处睡,虽然他一开始拒绝了,但最后还是同意了睡地铺。那晚我们并没有发生性关系,但我开始愿意正视石头对我的感情了。

石头当时租住在与我相距超过二十公里的东城路,即便如此他还是会一下班就带着餐点水果来看暑期独居兼职的我,我有些不敢相信会有人原意为自己付出到这种地步,那段时间每到我兼职休息的时候,他都会带我出入各式餐馆,带我认识他的朋友们,带我去他在杭州买的房子。

他问我喜欢什么样的装修风格,他在自己的手机里印入我的指纹,在人来人往的金饰店里为我试戴戒指,他不会像我的前任们般向我许诺,他只会在生活中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我与这个男人会有一个好结果。”我对自己这样说

3我只是他众多炮友中的一个

“我今晚加班,宝宝你周日再来吧。”

确认关系第三个月,第一次收到石头说自己要加班的短信,虽然我答复他今晚住在校舍,但我最后还是反悔了。当晚上还不到八点,有着他租住处钥匙的我,一打开房门就看到了床上的两人,打开灯后,我除了愤怒更多的是惊讶与疑惑。床上另一个人,黑褐色的皮肤,满脸褶子,后移的发际线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块霉烂的土豆。

“那人是我同事,我们去网吧打游戏打累了所以今晚才睡得那么早!”支走那人后石头向我解释着。

“他这么丑,我怎么睡得下去?”后面这句话,就像一剂短效定心针,让我在石头怀里安然度过了一夜,第二天凌晨,在石头仍在熟睡的时候,我第一次用自己的指纹解锁了他的手机。

我第一个看的是他的Blued,我在他聊天记录里找到了最不愿意看到人,这个人我之前也在Blued附近的人功能里见过,头像是一张风景照20-171-60,比我还小一岁。忘了说了石头比我大了整整九岁,与我和上次刷到他不同,原本空白的相册里有了他自己的照片,我实在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居然才二十岁。

除了他,剩下的只有几个群聊记录,我顺手点开了看过的人记录,随着我点进那些头像,聊天记录随着聊天框的出现而恢复,我接着翻看他的微信、短信、QQ,这些社交应用让我知道,原来他从追求我的第一天开始仍和别人保持着性关系。我在他出差期间帮他寄养狗的那家宠物店的老板,上一次帮他搬运洗衣机的工人,那一对我们都相识的情侣,他介绍给我认识的那个朋友……

4.所有的欺骗原来只是习惯

在与石头闹翻后,返回校舍的路上我在微信里添加了石头的另一个男友小陈。“你真的好可爱,难怪石头会喜欢你,我光是看你照片就喜欢上你了。”在我告诉小陈,石头所做的事后,小陈的答复让我对他的冷静感到惊讶。

“石头做出这种事真的很正常,我们在一起四五年了,他经常出去约,还得过性病有几次我抓到他和一个大他二十岁的男的上床,我当时和你想的一样,这样又老又丑的人他怎么睡得下去。不过你为什么会想告诉我这些,直接和他分手不就好了吗?”

与小陈的交流让我知道,石头之所以欺叛爱人,不挑食地滥交,仅仅是为了填补他这个年过30,经济不独立,天天被家人逼婚的“失败者”的内心。

5从此以后他彻底退出了我的生活

被我在Blued本地群曝光后,石头退出了Blued所有本地群组,连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他Blued账号内的动态、照片,以及他的那几个狐朋狗友。唯一一个留在我微信列表里的相关人士,只有大壮,在与石头分手近一年后大壮在微信上给我发来这样一段消息。

“我建议你去检查一下,石头他得了梅毒。”

收到这条消息后我内心一紧,迅速上网搜索了梅毒相关词条,细细核对是否有任何一项出现在我身上,在确认没有一条符合的情况后,我才心里踏实点,然后回复道:“他怎么得的梅毒?”

“他和你分了之后又找了个大学生,然后那个学生和我线下认识挺久了,为人我很清楚,开学体检时候被查出油梅毒就告诉我了。”大壮的这段答复,让我觉得有些好笑,因为我早就和他说过石头不是什么好货色。

大壮又和我说了一些,那个学生不敢告诉家长,还没能力负担治疗费用,早知如此当初就该相信我之类的话。我最后也去做了检测,结果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此后我再也没有听到过关于石头的事。

这段“有毒”的爱情,也成为逼迫我快速成长的,一剂良药。

赞(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后来我听说,他得了梅毒……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