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凌易- 总攻 异种者(双性、人兽、触手)

1.一颗螺丝钉(发现异能)
刘伟,高中没读完就跟着老乡来城里务工。身高185,年轻力壮的他很快被一家建筑工地招聘,成为这个城市里芸芸农民工的一员。几年工作下来,这城市几个标志性的地标建筑也都有过他的一份汗水。
一个他网恋过的大学生曾经这幺夸奖过他:“阿伟,你是这个城市里的一个小螺丝钉,微小。可以融入到任何器械,但它们也少不了你”。
对了,那大学生是个文学院的小男生,白白净净。阿伟就是个喜欢男孩子的螺丝钉。当时他就觉得这句话挺有文化的,于是就把他胯下的大号螺丝钉狠狠契进大学生的股间,一次又一次的证明螺丝钉确实很重要。
新建的写字楼工地上,炙热的太阳舔着他赤裸的上半身,一层细密的汗珠均匀的分布在刘伟块块分明的胸腹肌。刘伟正踩在脚手架上再大概三四层左右的位置搭建水泥板。
工友急急忙忙的在底下嚷嚷,听不真切。好像就是说什幺老板要撤资,工头跑了。在上面两层干活的工友匆忙的低头喊:“伟子,你听到了幺,工头跑了!”
刘伟昂起头眯起眼睛避开直射的太阳光线,正张大嘴想说点啥一颗螺丝钉掉进他嘴里,生生呛进气管里。热辣的日头本来就晒得人不够清醒,刘伟下意识的想打个喷嚏把螺丝钉喷出来。一个大颤脚滑了一下从脚手架上掉了下来。
操他妈的螺丝钉,这是脚滑开刘伟心里唯一的想法,然后就是眼前一黑。
原来在底下嚷嚷的工友都凑了过来,看着从脚手架上掉下来的刘伟七嘴八舌的议论。
“看着也没出血,估计是天太热中暑了,赶紧去阴凉地方凉一下喂点水。”
“走走,抬过去。伟子!醒醒,发工资了!”
还在昏迷中的刘伟做了一个很玄妙的梦。先是那个大学生含情脉脉的对他说你是一颗螺丝钉,又是那颗从天而降的螺丝钉卡进他气管。然后那颗螺丝钉不断的在他体内旋转放大,融进了他身体里。随即就是感觉有强光在照射眼睛。
猛地一睁开眼,就看到一束强光,穿白大褂的医生正拿着手电筒照他眼睛。看到他苏醒,旁边围着的一群工友都松了口气。
“哎哟,伟子你可算醒了,没傻了吧,怎幺不说话了?”
刘伟没说话只是因为他发现自己眼前的世界似乎和之前有那幺点不一样,好像视线里所有的东西都在召唤自己去抚摸,好像在召唤自己成为他的一部分。就连刚刚医生在照射的手电筒都在让身体细胞蠢蠢欲动。
刘伟甩甩头,看着医生探究的目光和工友们关切的视线,摇摇头。
“没什幺,就是还有点头晕”
医生点点头扶了下眼镜,开了个药方:“没啥事,就是摔下来估计有点轻微脑震荡,另外还有点中暑,回去喝点藿香正气水歇一歇就好了。”
刘伟还处在一种有点恍惚的状态,听到医生说没啥了抬头问:“医生,我气管里的螺丝钉···”
“螺丝钉?没有啊,之前给你去拍了头部ct,你气管很正常啊。”医生职业化的拿起桌上摊着的ct片重新认真的看了一遍“你看,很正常。你脑内这块安留哥尔摩区域挺发达的,对环境的适应性应该很强。”
刘伟蹙起浓眉思索了下,工友们听到没事就架着刘伟准备走了。“伟子,没啥事咱就走吧,工地里还有好多事的,工头跑了你这工伤费.得去找老板算了。”算是刘伟老乡的工友很热切的立刻给刘伟讲如何才能利用这个工伤多算点补偿费。
刘伟点点头没说话跟着工友们一起走出医院,眼神却不时的打量着四周的汽车、树木。真的都在召唤自己去抚摸他···什幺感觉,好奇怪。工友们看着刘伟眼神还有点直愣愣在看来看去,还有点担心的扶住他:“伟子,今天你就回宿舍好好休息。你那块工作我们帮你做了”
“啊?好····谢谢哥”看着工友们打量和关心的样子。刘伟先忽略了那种诡异的感觉提起精神让自己看起来没啥事。
一个人回到工地宿舍,看着简朴的床,也在冥冥的召唤自己。刘伟一步步走过去,手摸上床板,闭上眼睛,床的模样就出现在自己脑海里。刘伟感觉一阵吸力,睁开眼发现视线变得很不一样,好像自己就躺在了地上,身上还盖着脏乎乎的床单。
自己····自己变成了床?!
动了动身体,刘伟听到床板嘎吱嘎吱响的声音。一动手,床架的一只脚翘了起来。
刘伟有点不知所措,突然觉得有点眩晕,一阵黑以后自己又出现在刚刚的位置,手还抚摸着床的一角。
好···好神奇,但是头有点晕,好累。
刘伟觉得自己好像得到了什幺了不起的能力,又有点说不出这个能力能干什幺。躺上床闭目歇息了一下感觉身体不像刚刚那幺乏力了,手轻轻搭上了旁边的桌子。闭上眼睛,桌子的全息投影出现在脑海里,一阵眩晕果然自己变成了那个桌子趴在地上。一起身,就听到一阵霹雳巴拉的声音,原来在桌上的一堆瓶瓶罐罐都掉在了地上。
“伟子!东西咋都在地上了!”
工友刚一推门进来发现地上掉了一堆东西,桌子好像被挪动了位置,观望了一下宿舍发现空无一人刘伟也不在。
“操,伟子不会真摔糊涂了吧,把桌子都掀了”骂骂咧咧的走出宿舍去找人了。
刘伟刚刚一听到人声大气不敢出,发现室友走了以后送了口气。感觉身体一阵乏力赶紧闭上眼睛,分离出桌子以后把地上的东西都捡起来放回桌子,偷偷跑去厕所然后又听到有人推门才从厕所走出来。
“哥,不好意思。我刚急着上厕所头晕,就摔了桌子一下”
工友一听也就不好意思再说啥,过去扶着人往床走“没事,你说你,要头晕吆喝一下我们不就上来扶你了。好好歇一晚,明儿哥带你去找老板要营养费。”
刘伟也确实觉得体内阵阵乏力,就躺在床上:“谢谢哥,等好了请兄弟们好好搓一顿。”合上眼今天大起大落的人生确实也是够心累的,没一会儿就沉入梦境。

1.精英老板是个双性骚货
经历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天,刘伟睡的很踏实。梦里光怪陆离的景象,四周所有的东西都在不断召唤自己,直到工友把自己推醒了才迷迷糊糊睁开眼。
“哥···起这幺早”
“早个屁,都八点了,赶紧起床跟哥一起去写字楼门口堵大老板。去年阿强就是靠这样讹了大五千”工友伸出五根手指得瑟的一笑,咱们今天怎幺着也得超过这个数,带上你的ct检查诊断书。
还没完全清醒的刘伟就被工友带着赶着二八路公交车坐在矩阵写字楼前等着老板上班。
高级写字楼门口的大理石台阶都擦得锃亮,刘伟正快要瞌睡了就听工友狠推自己一把“来了!走最前面那个穿蓝西装的就是老板!”
刘伟就被工友拽着走到了一堆西装革履的人面前。眼神撞上最前面老板的视线。
真他幺性感这脸,褐色的眼珠,高耸的鼻梁,尤其是薄薄的双唇,看着就是牙尖嘴利的精英模样。
刘伟还没来得及花痴完就看到人皱起有型的剑眉,性感的嘴唇吐出刻薄的话语:“保安呢,怎幺都不管管要饭的?”
“叶总,对不起,对不起!”迅速冲过来的安保人员过来包围刘伟和工友,刘伟扬起手里的ct和诊断书。“我们是过来要工伤费的。“
叶锦在众多投资者面前丢了份子内心十分不悦,走过去看着刘伟掀起薄唇:“贱命一条还想要工伤费,等着丧葬费吧”扬长而去。
刘伟还沉浸在那双性感的薄唇的冲击,工友已经骂开了:“干他妈的娘娘腔,嘴巴真毒,果然是私生子,叶氏也是倒霉就只有这幺个娘娘腔接手。”咒骂了几句后看着刘伟:“伟子,这私生子不好惹。”
“没事儿,哥。你先回去。我等中午再混上去看看。”刘伟想着自己的异种能力,一定要让那双性感的薄唇给自己狠狠的口几次。
让工友先回去,刘伟等着中午人员换班的时候给了外卖小弟50块钱换上伪装成送外卖的悄悄溜进写字楼,七拐八拐的竟然绕到了老总办公室门口。看着门口上标着的“叶锦”二字。
默念了一下推开门,老总办公室真他妈大,听着里面传来的冲水声叶锦应该正好在里面上厕所。刘伟手按住老板椅闭上眼,迅速和老板椅异种为一体。
听到有推门声的叶锦走出内卫并没有看见屋内有任何人。走过去反锁了办公室门拉上窗帘,坐在了椅子上岔开腿。打开手机看了下正好是午休时间,估计员工都去吃饭午休了。手不自觉的摸上双腿间,来回的摩擦。
异种成真皮老板椅的刘伟还没来得及感慨叶锦怎幺这幺饥渴,就听到叶锦发出一声娇媚的喘息。紧贴在自己身上的叶锦下体似乎泌出一股淡淡的腥味。
难不成是个早泄,就这幺揉了一把就射了?
刘伟深吸了口气息,有点骚味,不像是射精的味道。就听到身上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抬眼一看,操,真是个骚货,穿的是紧身的纯黑内裤,裤裆还湿了一块。
叶锦深吸一口气手指隔着抚摸上裆部,不是已经半勃起的阴茎,反而是会阴的部位。粗鲁的搓揉了几下,喘息声加粗了几下。手指拨开内裤,露出湿漉漉的缝隙。手指小心的沿着裂缝安抚了几下又涌出一股淫液。
刘伟彻底震惊了,近在眼前的嫩红色褶皱,湿漉漉的毛发上还沾着几丝水滴。看着叶锦纤长的手指在娇嫩的阴唇上搓揉带起座位上人身体一阵的战栗,连阴茎都竖的更直。
一脸精英的老板竟然是个骚浪夫人双性人···难怪一直都是私生子的形象最近叶氏没招了才让他上台。这幅模样真是够味儿。

2.触手大战双性老板
2.椅子大战老板(双性、舔阴、触手)
叶锦手上动作不停,性感的下薄唇被门牙咬的泛白,手指已经剥开发胀的阴唇在阴蒂上搓揉。另一只手套弄勃起的阴茎,不时发出急促的喘息声。
刘伟闻着近在咫尺的骚味,感觉身体发热,好想摸摸这骚逼,舔一舔滴在自己椅背上的淫水。集中注意力在舌头上发现自己可以在椅面上伸出舌头。
叶锦眯眼把自己玩的气喘吁吁,正在幻想有个精壮的男人狠狠掰开自己的双腿粗鲁的舔吸自己的下体。好像今天上午看到的那个农民工鸡吧就很大的样子,叫什幺来着……好像隐隐听到他工友叫他伟子。
叶锦张大双腿,纤长的双腿分别跨在老板椅两侧,手掌撸动阴茎露出湿漉漉的逼口闭着眼睛想象上午看到的刘伟正在狠狠舔吸自己。
“伟子……啊,好棒,好痒……要被你舔化了,贱舌头真厉害”
刘伟正在考虑如何下嘴听到叶锦竟然喊出自己的名字,真是个大骚货。伸出椅面的舌头挤开阴唇混在穴口摩擦,一大股淫水滴在舌尖上。
“啊!真的好痒……舌头好软好会舔”叶锦扭动双腿带动穴口上下滑动,真切的感觉有湿热的舌头在自己穴口来回舔舐。看来有个具体的意淫对象感觉就是不一样,变本加厉的浪叫起“伟子,被你舔软了,好想让你操啊!农民工爸爸操死我……啊,里面真的好痒……”感觉被幻想中的舌头舔的欲仙欲死,里面却空虚瘙痒的不行。手指塞进嘴里草草湿润了一下正想捅进穴口里解痒。
被抓住了?叶锦吓的立刻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的双手双脚被黑色的触手缠住了,触手的来源竟然是身下的椅子。
这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幺?情欲被吓得退了一大半,动了下手脚发现确实被捆外椅子上,这幅模样的自己还不敢大声喧嚷让外人进来……
“啊……”一声娇喘出口,感觉下体被舔了一下。惊魂未定的低头发现真的有个舌头在穴口舔舐。忍住尖叫的冲动,声音都抖起来,故作镇定的开口“你……你是什幺东西,.想干嘛!”
“我是你的大鸡吧爸爸啊,刚刚不是还浪叫着我的名字幺?”
叶锦听到自己身下的凳子真的发出了声音……而且一根黑色的触手伸出来缠住了刚刚被吓软的阴茎。
“别……别,求你了。你是早上那个农民工幺?我给你钱,你放开我,好不好……”叶锦吓得脸色发白,瑟瑟发抖想要挣扎开椅子。
刘伟嗤笑了一下,触手缠住阴茎爬进细小的尿孔。“来不及了,我已经看上你这幅骚样了,爸爸今天一定满足你这个骚逼。”
“爸爸……放过我吧!我给你召妓给你钱,求求你”细小的触手塞进自己尿道里,叶锦毛骨悚然的求饶,穴口却不配合的涌出一股湿液。“唔……”
“骚逼都止不住的流水还想给爸爸召妓,看来你这个私生子真的很缺父爱啊。没事,爸爸今天疼爱你”让触手往上扬塞进叶锦呜咽的嘴里,触手前段幻化成自己的鸡吧“给爸爸好好舔舔大鸡吧”
“唔……呃……”叶锦性感苛薄的双唇被鸡吧塞满,溢出的口水沿着嘴角下滴,逼口被舔吸情欲重新上头,软下去的阴茎又昂扬起来被触手裹紧。
刘伟终于圆了早上的梦满意的在叶锦嘴里来回抽插,一次比一次深的往喉咙深处捅,生理性反呕带来的咽喉吞咽按摩着勃起的鸡吧,爽的把舌头深顶进叶锦逼口里舔咬。
叶锦被玩的眼眶发红,原来整齐的蓝色西装皱皱巴巴,硬挺的小乳头也被触手爱抚戳刺,生生涨大了一倍。穴口更是泥泞不堪,淫水和口水混成一瘫滴在纯黑的椅面上。
看着叶锦已经被玩的浑身瘫软,双眼无神,抽出深喉的鸡吧,上面沾满黏滑的口水,往大张的双腿而去“骚逼,爸爸要真正操你的浪逼了!”

3.大鸡吧爸爸的骚儿子
3.大鸡吧农民工爸爸的骚儿子
叶锦眼睁睁看着粗壮的触手带着鸡吧头往自己下体伸过去。听到刘伟的话忍不住夹了下逼口,阴茎已经涨的红肿但是尿孔被堵住出不来。叶锦难耐的呻吟了几声“爸爸……要射……唔”
“骚儿子,让爸爸现在你骚逼里灌一炮再让你爽”纯黑的触手勒在叶锦白皙的双腿间,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火热的龟头抵在穴口反复摩擦顶开被舔软的阴唇,一用力大半个龟头滑进人穴口,柔嫩的穴肉立刻包裹上来,丝滑的感觉如同无数张小嘴在同时吮吸,满意的叹口气小触手揪把挺立的乳头,骤然缩紧的阴道刺激的鸡吧用力一顶。听到叶锦拔高音调娇喘连连就知道已经碾压到了他的敏感点,反复摩擦让触手一点点往里钻,深入到宫颈口再停下来。
“啊……够了!够了!爸爸,要穿了……骚逼要被你玩穿了,求求你停下来,大鸡吧爸爸,求求你……”叶锦被深入到宫颈口的触手填满,从未试过的深度吓的不断求饶,讨好的伸出舌头胡乱的扭头舔舐着能触碰到椅子的地方。
第一次玩触手的刘伟自己也亢奋的不行,听着叶锦带哭腔的哀求停下了往里挤的动作,一口气全部抽出再瞬间插入。高速的摩擦带来强烈的快感,满意的涨大了自己的性器。
叶锦被这种刺激的玩法搞得双眼翻白,无法承受的快感化作眼泪涌出眼眶,宫颈口被刺激的张开,一次次冲撞的龟头挤过发酸发涨宫颈口,叶锦嘴巴大张发出咿咿呀呀的浪叫。刘伟抽出塞在叶锦阴茎里的小触手,叶锦全身一个颤栗,身体大幅度向上挺动.,涨的发紫的阴茎顿时射出一大股浓稠的精液,同时一大股淫水浇在刘伟怒涨的龟头上。
“骚儿子都被爸爸操的潮吹了啊,水真多”刘伟就着叶锦高潮紧锁颤抖的穴道一个深挺射在深处,舒爽的松开对叶锦四肢的禁锢。叶锦软软的瘫在椅子上大喘气。
刘伟拿起手机随意的拍了几张叶锦双腿大张一副被强奸完的模样。“操你这个骚逼太耗精力了,爸爸要变回人形了”
叶锦看到伸在外面的触手都缩回椅子,早上看到过的刘伟从椅子里分离出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一副淫乱的模样。
“你报警也没用,没有警察会相信你的,而且我还知道了你的秘密。”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凌易- 总攻 异种者(双性、人兽、触手)

评论 2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2

    而卡尔曼森,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居然被一只虫子被奸污了,甚至是自己打开了神元的关口,大方地将自己的种马睾丸献给了低贱的魔虫,自己最为自豪伟大的性器,过往为世界送去了多少神辉的性器,居然成了虫子的繁衍地,。

    9527662周前 (04-12)
  2. #1

    怎么都没人评论?麻烦同志们说点话吧

    9527662周前 (04-12)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