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渎神之书(堕落的战神)

一·战神

“杀!!”

震慑天地的怒吼从战阵双方口中喊出。狰狞的面孔,强壮的身躯,双方都是百战之军,战士们双目通红,随着战鼓声响起,两股洪流冲撞在了一起。

这场战争已经打了许久,两国之间流出的鲜血足以染红大陆最长的河流。

明明是同族同种,最后却只能留下一方存活,唯有饮干对方最后一丝鲜血,才能享受和平。

就连天界的光之女神,也为之扼腕叹息,对化解双方仇恨毫无方法。
在这片广沃平原之上,最终的决战终于来临。
士兵被烈日晒黑的躯体结实而有力,他手中的利剑轻而易举的切开敌人的喉咙,鲜血洒在他的胸肌上。而下一刻,骑兵的长枪便贯穿了他的胸膛,将他挑起。就在他双眼快要闭上之时,他听到了己方弓弩悦耳的震颤声。

挑着他的骑兵还没来得及将战士的尸体扔下,便被远方的弓手射落下马。失去主人的坐骑将中箭的主人踩踏致死,与敌军尸体混在一起,不分彼此。
前一刻还是荣耀与力量的化身,下一刻便是平原上的沃肥。生与死在这里的界限如此单薄,就连已经品尝惯了鲜血滋味的下界爪牙也惊叹不已。

混战中的士兵和将领们没有发现,双方每个死去的士兵,其血液都在缓缓渗入地下,他们的灵魂没有进入冥河,而是依然厮杀不休,等到灵魂最后一丝力量耗干,才进入了战场远方的祭坛之中,成为祭品。

那是一座高山,可以让人完美观赏平原上的血战。穿着黑袍的矮小巫师正在转动着自己的法杖,渗入平原的鲜血进入面前绯红色的祭坛。小型角斗场一般的祭坛里,无数方才死去的战士英灵依然进行着他们生前的战争,彼此冲锋。

随着祭坛上复杂的纹路被鲜血一点点填补,士兵们英勇无畏的冲杀渐渐被一个崇高伟大的存在所知晓。

那股威压越来越强,信仰着下位面魔力的巫师支持不住,只好谦卑的跪下,继续进行着仪式,来满足伟大存在的享乐。

当最后一丝阳光消失的时候,平原上的决战终于结束了。

最后一位存活者,浑身浴血站在尸海之中,他的长枪成了拐杖,心爱的战马死在了不远处。

扑通。

战士倒下了。

这是一场没有胜者的战争,而当他的血与魂也被巫师呼唤进祭坛中时,那位一直注视着这一切的崇高存在也终于满足了。

太阳已经落下,但一道比阳光还要强烈的光芒降临了这片山脉。
远古的战歌从天边响彻,战马嘶嚎,拉着一辆战车从天际中奔腾而来。

巫师低下头,赞颂着神之名。

“啊,伟大的战神啊,请原谅我冒昧的呼唤……”

“下界的愚辈,你让我欣赏了一场美妙的盛会,说出你的诉求吧!”

那声音低沉而浑厚,充满威严的语调让巫师不禁发抖。

战神厌恶的看着眼前的愚者,若非仪式所限和神灵的骄傲,他早就踩死眼前这只蝼蚁,回归天界。

“伟大而崇高的神啊,英勇与战争之神啊,我可否目睹您的容颜,为您献上我最高的敬意。”巫师恭顺而谦卑,黑袍下瘦弱的身躯不住颤抖,似乎是因为神灵威压所致。

战神皱了皱眉,跃下了战车,神骏的战马打了一个响鼻,与战车一同回归了天界。

巫师匍匐向前,捧起眼前高大神灵的脚,亲吻下去,并将那用无数战士英魂制造的祭品,献给了战神。

战神很满意这份礼物,祭坛里不断进行的战争令他愉悦,仿佛回到了他还是凡间军神的时候。

“抬起你的头颅,我不需要怯弱无能的信者。站在我面前吧,说出你的请求,看在这份礼物的份上,我会满足你的。”

巫师慢慢站了起来,山脉之上已经被战神的神力光环侵占,亮如白炽,正是如此,巫师才得以看清眼前神灵的模样。

就如同所有和他有关的记载一般,是那般的神勇无二。五官深邃分明,肤色古铜,结实的臂膀充满了爆发力,粗壮修长的大腿,这样几乎完美的身材才让巫师知晓,原来那些神像终究还是虚假,几乎不及战神真容半分。

巫师开口了:“我想要……战神殿下你。”

如此亵渎的话语并没有让战神刚毅阳刚的面容产生丝毫变化,依然冷竣。

下一刻,巫师的身体便被斩作两块。

垮啦啦,巫师身后的群山也发出哀嚎,一整块山峰堕入平原,激起尘埃碎石无数,那切口光滑无比,可见神怒之威有多么可怕。

巫师献给战神的祭坛也被其随意的摧毁,化作片片飞灰,里面的灵魂获得了自由。

天际之上的通道再次打开,战马嘶鸣声从中传出。

高大挺拔的战神正要回归天界,脚尖一点,却突然感到一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

是剧痛。

这让他忍不住低下了头。

一条黑色的,细长的水蛭般魔物居然缠住了他的小腿,而这条腿,刚刚被那个渎神者行过吻脚礼。

“嗯……!”

水蛭的末端链接着他的脚背,那里用血刻画着法阵。有着诡秘魔力的文字,是来自下位面的卑劣法术。

“既然敢在真神之躯上留下如此肮脏的咒纹,看来你并非是我所认为的孱弱之辈。”战神依然冷静,虽然脚下的下界水蛭让他无法移动,神力运行不畅,但他依然不惧。

夜风呼啸,被战神一剑斩成两块的巫师尸体蠕动不停,一个猩红的法阵以他的尸体为中心,渐渐显露了出来。这时,才能看出来,原来巫师的瘦小并非营养不良造成,他在法师袍下的本体,居然是大陆上最下贱的杂种,狗头人。

狗头人巫师从夜风中再临,正要说话,却突然怪叫一声,遁入猩红法阵之下。

紧接着,他刚刚漂浮的位置像是碎裂的玻璃一般,噼啪落下,好一阵才恢复了正常。

“可怕……可怕……”诡异的声音在战神四周回荡。

“不愧是战神殿下,被魔大人缠住之后,还有空对我下手。”空气间的波动让战神的脸色终于发生了变化,粘滑油腻的东西缠上了他英武阳刚的躯体,让他像一尊雕像一般,屹立在这山巅上。

刚刚被他释放的战魂们呼啸着,他们最后的执念被引导,捆缚住了战神,令他无法继续攻击。

让战神不快的气息出现了,另一个声音响起。

“塔尔乌斯,拥有战争与胜利之职的神……你的神魂是如此可口,你的肉体是如此健硕威武,真是令人垂涎。”

这声音沙哑难听,有着下位面特有低沉如呓语般的调子。

塔尔乌斯,那是战神的真名。

与其他真神那繁多的神职不同,战神只有两个神职,从中获得的神力特性则更加浅薄,只有一个。

但那是最强也是最为实用的神力属性。

无敌。

哪怕是世间最强的盾,战神的劈砍也会让他碎裂。最锋锐的长矛,也无法刺穿战神宽厚的胸膛。

因为他是胜利与战争之神,必须也是必将赢得的胜利。他的所有攻击和防御,都将恰好强过敌人一线,永远的不败,永远的胜利。无论是什么样的敌人,都无法战胜一个永远强过他的神。

所以当他无法挣脱这些滑腻触手召唤天界之门时,才会如此惊讶。

“哦,威武而英俊的神灵啊,你为什么会露出如此困惑的表情?”下位面的呓语在战神耳边响起,讥讽道:“难道你就没有发觉……您那神力特性强大的外表下,脆弱的让人可怜吗?还是您的脑子并不如您的肌肉那样壮实,所以……才会一直想不到?”

战神一言不发,咬着牙,他正在全力驱赶身上的触手和水蛭,根本不想听那诱使他心烦意乱的话语。下位面的魔王在没有召唤的情况下无法干涉主位面,能发出诱惑之语引导巫师困住他已经是极限。无需理会,战神受到召唤下界的事情迟早会被其他神灵发觉,现在的桎梏对他并没有多少伤害。

“是这样吗?”仿佛察觉到了战神的想法,重新将自己拼好的巫师一步一步接近了战神。战神古铜色肌肉泛着淡淡的神辉,阻挡着触手进一步缠绕他身体的同时,也宣告着他与凡人的不同。

脚背上已经千百年不曾尝过的疼痛感愈发强烈,他早就发现这水蛭才是真正让他无法离开的根源,凝聚其剩余还能操控的神力,涌向脚背,打算将水蛭从他体内驱逐出去。

“嗯!”

第一次,战神眉头轻皱,忍不住痛哼出声。脚上的水蛭非但没有因为神力驱逐而萎顿消失,反而体形又增大了一圈,直接缠上了他紧绷的大腿,冰凉的触感令人不快,其他的触手也更进一步,攀附上了战神的手腕脚腕。

“这份礼物您还满意吗?多年未曾品尝过的苦痛与屈辱是否勾起了您的回忆?”魔神的呓语再次响起,浅笑声中,魔神继续道:“战神和战神自己的战斗,到底是会必胜呢,还是两败俱伤?亦或者……僵持不下?”

巫师谄媚的回复道:“当然是僵持不下了,我伟大的主君。”

“什么……意思……”战神吐出两个字,皮肤上的神辉暗淡了一圈,原本应该无穷无尽的神力被逐渐削弱,在减少的同时,也让战神开始失去真神的耐心与无欲,开始向凡人靠拢。

“至高无上的战神殿下,我替主君送给你的礼物可是不接受退还的。它已经成为了你身体的一部分,无敌的神力和另一个无敌的神力对冲,您说……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呢?”

神力会无限攀升……

战神立刻想明白了结果,而后也明白了这些下位面魔物的作用。

“您想等吗,等待其他神灵发现您的离开?”巫师终于胆怯而贪婪的靠近了战神,肮脏的爪子触碰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神躯,他颤抖而兴奋道:“放心吧吾神,不会有人来救援你的。这里已经被我主开启了结界,很快的,很快您就会感受到那无上美妙的快感,然后沉浮其中。”

果然如同巫师所说,一股奇异的力量笼罩住了这片山脉,他已经彻底断绝了与自己神殿的联系,从上界向下看,这里只有一片静怡。

“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让我陨落?”战神平静的接受了现实。既然已经算计他到了这个份上,看样子他是逃不了了,但即便如此,他也要无畏无惧的死去。

“当然不了,就如一开始所说,我想拥有您……拥有您这样英俊性感的身体,和高傲不屈的灵魂。”巫师痴迷的双手在战神铠甲覆盖不到的地方游走,那温热的体息令他沉醉其中,藏在袍下的性器也渐渐充血起来。

“啪唧、啪唧。”

随着神力的逐渐衰弱,原本小指粗细的触手愈来愈大,也越来越多,滑腻的液体让战神古铜色的皮肤在月光下显得格外闪耀。由神力构筑而出的盔甲也开始变淡,但是巫师根本等不及这个过程。他猴急的解开了战神的胸铠,喀拉,盔甲砸在地上,而后消散。

圆润的胸肌上两点浅棕,中间深邃的沟壑,喉结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什么原因,不停的吞咽。虎目如电,死死盯着巫师的一举一动。这低贱鼠辈充满淫欲的目光让战神感到分外恶心和屈辱。

以及恐惧。

这些凡人的情绪在他脑海里越是增多,越代表了他神性的衰弱。

“嘎吱嘎吱。”

再次徒劳的试图挣开缠绕四肢的触手,却只让触手攀爬的更加兴奋。

“嘶!呃……”

他的乳头被巫师撕咬着,敏感点遇袭让战神哼了出来,而后硬气的住嘴。

“让他叫出来!让他疯狂!让他陷入情欲!让他如同凡人男妓一般下贱的流出体液!”恶魔呓语在巫师的耳边叫嚣,欢腾的指导着巫师的动作。

触手也没有闲着,神辉的暗淡让它们终于可以接近战神的躯干。胸膛没有办法靠近,那里是神之心的位置。但是下腹那层层叠叠的八块腹肌,却不能没有触手们的光临。

它们在其上游走,填补上腹肌的沟壑,在肉体上左右摆动,撩拨着战神愈发脆弱的心弦。

巫师用他的舌头舔舐着战神的两块硕大胸肌,两颗乳头被他咬的处处牙印。这也证明神力已经衰退到连肉体痕迹都消褪不了的程度。似乎终于对两块胸肌有些厌烦了,他的爪子在上面摸索,贪婪的目光往下看去,从战神腰带中探出来的浅金色毛发让他眼前一亮。

“啊……没想到真神的下体也会有阴毛这种东西。”

触手们响应了巫师的指令,战神腰带一松,跌入尘埃。至此,除了四肢上的护臂腿甲,战神的躯干已经完全暴露在了巫师面前。

巫师看着战神两腿之间的性器,惊叹道:“真不愧是伟大的战神,早就想过您的屌应该会很粗,但是没想到居然能到这个程度。”

仅仅是疲软状态下,屌身便粗如儿臂,整体是淡淡的褐色,想来是禁欲许久的原因。龟头呈现出漂亮的紫红,半露出来。

巫师弹了龟头一下,看着战神的巨屌在胯间摇晃,痴痴的笑了出来。

战神羞愤至极,他从凡人开始,战死化为英灵,之后在天界汲取信仰,经过千百年,成为真神后,何时受过如此屈辱?哪怕是他被俘,被敌人层层严刑拷打致死,也不如今天的愤怒来的强烈。

极怒状态下的战神已经失去了神的平常心,他的心智也回到了还是普通将领时期。

火爆的他当即就骂了出来:“你这肮脏下贱的杂种,还不快点放了我!你以为,投靠了下位面的贱种就能让你逃脱神罚吗!即使陨落身死,我也会诅咒你和你的主子,生生世世,永不安宁,凡我信徒,以我仇敌血祭,必将获得神眷!”

随着战神的怒啸,最后一丝神力也化为了诅咒的力量。

凡界诸多神殿,战神的信徒从梦中惊醒。他们下意识的望向战神的方向,却得不到回应。也只有这些忠诚的信徒才能感应到吾主的情况。

“神啊,您究竟怎么了……”战神教堂大都是以竞技场为形状,无论是祭祀还是信徒,都赤裸上身,露出结实肌肉,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代表着战神赐福的纹身。

但此刻,他们的纹身都在发烫,战神本体的境况正在影响这些茫然不知的汉子。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渎神之书(堕落的战神)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1

    而卡尔曼森,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居然被一只虫子被奸污了,甚至是自己打开了神元的关口,大方地将自己的种马睾丸献给了低贱的魔虫,自己最为自豪伟大的性器,过往为世界送去了多少神辉的性器,居然成了虫子的繁衍地,。

    9527667天前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