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出柜不是两三天,我就用了两三年

由于晚产了两个多礼拜,我出生的时候,左手发育得稍微有点过分,大拇指上多长了一根尚未齐全的手指,也就相当于六指的半成品。假如我现在把左手伸出来,别人肯定会觉得有那么一点不正常。但我从来就没把这根手指当怪事看——既不会动辄伸手让路人甲乙丙丁赏玩,亦不可能把那多余的骨头砍了去,以免羞人。

我对待自己的性倾向,也是这般态度。但这心态绝不是像看自己奇怪的大拇指那样,自小既有。我经了漫长的心理煎熬。直到18岁,我才终于肯正视自己的人生可能会跟多数同龄男生有所区隔这件事情,直到今年21岁,我才终于不把自己的性取向视作通往未来康庄大道的绊脚石。所以出柜,我用了整整3年的时间才真正完成。

绝不是如很多人误以为的那样,在微博上随便丢一句“我是gay,你来打我呀”,就算出柜了。我理解的出柜起码分三个步骤:1、跟朋友出;2、跟父母出;3、跟自己出。我差不多是一年完成一步,现在细细同你讲。

出柜不是两三天,我就用了两三年-舅舅, 直男, 混混, 未来, 多人, 同志, 受, 儿子, 人生, 中年-gaylove-男郎社

第1年
跟朋友出柜
如果你是一个不太自信的人,自我认同是需要寻求帮助的。我有一回主持同志公益活动,遇到一个很不愿意开口讲话的大一新生,我想尽一切办法让他融入大家的讨论中,可他始终一言不发。待活动结束,他传了一条简讯给我,说不会再参加类似的活动了,gay们聚在一起的氛围让他极不自在。他那时候才17岁,自我认同尚且游走在边缘位置,跟这个群体的人接触也还不多,所以我当时建议他,去学校心理咨询室约一个心理医生,一是可以跟别人单独聊聊,二是学校的心理医生都不收钱。他后来应该没去。上一次在图书馆碰到他,他还不那么情愿地跟我打招呼,似乎害怕别人知道他跟我有什么关系。

 

即便是在网上非常活跃的人,在线下很多也都非常小心翼翼。念到博士了都还不敢面对自己身份的,大有人在。“深柜”可怕的地方在于,一旦把性取向当作是不可为人所晓的天大秘密,人就活得像一根紧绷的琴弦,容易局促。

 

但如果你有做自己的渴望,先告诉身边人一定是必须迈开的第一步,因为朋友会鼓励你往前走。这时候你要是问我,朋友们知道以后都跟我绝交咋办?那就绝交啊,不然跪着嚎着求别人“姐姐陪人家玩儿”啊?但通常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信任的朋友绝不可能落井下石。

 

我大一刚入学那会儿,才从乡下跑到上海来,还挺腼腆的。那阵子喜欢上了学院里的一个直男,除了洗澡,无时无刻无地不跟着他。没事儿就学人家徐志摩写写情诗啊,一边撕花瓣一边数着“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啊,写首情歌半夜跑到路灯底下一把眼屎一口哈欠地唱啊······要是今天的我碰见以前的自己,一定要扇他几巴掌。后来有一天晚上,我拉着那个直男去小树林里表白了,肥皂神马的都准备好了,咳咳,结果他骂我“你特么真恶心”。

 

他这么一打击,我哪里经得住。我毕竟也曾是朵白莲花唉!翌日,我心情极其低落,在图书馆看书呢,看着看着,突然想起了家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爸爸妈妈,突然想起了自己遭受家暴和校园暴力的童年,哇哇地就哭了。反正就是一副自怜兮兮的死样子。然后我就一边擦着马尿水(重庆土话,译为“眼泪”),一边在QQ空间里写下一段文字,把乱七八糟的东扯西扯了一啪啦,但核心观点就是“我是gay”。我也讲不清楚那究竟是一怒之下,还是情绪失控,总之,就是第一次跟身边的人讲了我是同志这回事。

 

之后很让我惊奇的是,朋友们几乎都给我留了言,有的写了非常长的抒情散文,有的写了一首诗,还有的写了一篇议论文,把“他为什么要来声援我”这个议题论述了一通······后来我还专门去核对一下,看哪些好友没有给我留评论或者发消息给我,反正没发的都被我拉黑了(开玩笑啦)。

 

看到那么多人直接地鼓励我,我心里的得意甚至都超过了温暖。但或许更重要的是,把这个事情告诉身边的朋友以后,“我是gay”就不再是什么秘密了,我因而寻求到一份安全感——原来出柜不过如此。

出柜不是两三天,我就用了两三年-舅舅, 直男, 混混, 未来, 多人, 同志, 受, 儿子, 人生, 中年-gaylove-男郎社

跟身边的朋友出柜以后,生活不会发生特别重大的改变。我原以为跟室友出柜,室友就不敢在寝室里更衣了,还可能在宿舍备一个防狼器什么的,结果他们该脱的时候还是会脱,不会把我放在心上——你看这个人对我有色心啊,要防着。不会的。

 

朋友还经常忘掉我是gay,尤其是直男。

 

“然然,你最近有看上哪个妹子吗?”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喜欢男生!”

 

“哦,那你觉得隔壁班的阿花妹妹怎么样?”

 

“我都跟你说了,我喜欢男生!”

 

“哦,好吧,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

 

相信我,除非是朝夕相处的室友,见面没有那么频繁的同学,过两天又会跟你开启一模一样的话题,然后永远轮回一模一样的交谈内容。

 

跟身边的朋友出柜很有趣,特别是还在念大学的时候跟同学出柜,对你而言,绝对大有裨益。唯一的担心无非就是,要是朋友嘴巴漏风,一不小心给传出去了怎么办?我当时也为此超级紧张,还提醒身边的朋友说,千万别随便给我说出去。男生还好,女生就不行了,才过一天,就搞得人尽皆知。

 

有一次我给班里一个女生送东西,就把东西放到楼下宿管阿姨那里,万万没想到阿姨居然也来抚摸我的小脑袋,似乎很关切的样子:“小伙子,你不容易啊,一定要加油哦!”我浑身汗毛耸立,心想“阿姨您自重”。

 

即便你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也总会有人对你指手画脚。性取向只是别人敌对你的理由之一,但绝不会是唯一理由:“你闻他头好臭,我好讨厌他”、“你看她走路扭屁股,腰都要扭断了,我好讨厌她”、“你看那贱货勾引我男人,我讨厌她”、“听说他是gay,我不喜欢他”······

如果你已经工作了,跟比较信得过的朋友出柜是应该的,一方面代价比较低,二方面有朋友的支持以后,你可能会更有勇气和父母说。

出柜不是两三天,我就用了两三年-舅舅, 直男, 混混, 未来, 多人, 同志, 受, 儿子, 人生, 中年-gaylove-男郎社

第2年
跟父母出柜
跟朋友出柜还比较轻松,跟父母出柜,问题就略微复杂了些。所以《奇葩说》录的那一期节目叫做“该不该跟父母出柜”,而不是“该不该跟室友出柜”或者“该不该跟领导出柜”之类的。

 

我的父母是农民工,文化水平很低,尤其是我妈妈,还很封建迷信,她要是身体不舒服了,就会说:“这肯定是家里养的那条狗让我倒了霉。”要我说,家里那条狗生在我们家才倒霉呢!狗都得被逼着诵经念佛、翘盼我妈一生平安,不然其厄运将至。

 

我爸更吓人。我还在读小学6年级,他就跟我说:“你得给我生一个孙娃娃给我抱!”把我吓得一身冷汗,我那年毕竟还只是一个11岁的孩子啊,青春期都没到,就要生孩子了!

 

农民思想是很传统的。就像我舅妈有神经病,一发作就要揍她女儿,即便如此,我爸妈还劝舅舅:“这婚你可千万不能离,离婚了要遭天谴的!”

 

看,我的父母就是这样的情况,有没有觉得很可怕?

 

但父母一定是爱孩子的,不管他们温柔也好、愚昧也好、严苛也好,甚至凶残也好,他们都有各自的软肋。请千万不要自认为,出柜是对父母的伤害。我妈说过一句话:“要是你以后骗一个女孩子跟你结婚,我觉得这才是最大的不孝,因为我从小就教你不要骗人。”她虽然是一个农民,但我觉得她这句话却道出了很多父母共同的心声:1、期待儿子是一个正直磊落的人;2、子女美满的婚姻才是他们期待的,那一张结婚证并不是。假设你跟女人结婚了,要是没能跟妻子好好相处,反而闹出一堆家庭矛盾,我觉得这比不结婚更不孝。

出柜不是两三天,我就用了两三年-舅舅, 直男, 混混, 未来, 多人, 同志, 受, 儿子, 人生, 中年-gaylove-男郎社

可如果你希望父母知道真相,也请准备一段时间,不可以兀地就说:“爸妈,儿子喜欢男的,你们不同意,我就死给你们看。”很多父母其实都不太了解子女,不要说性取向,就是你的工作是什么、学的专业是什么、兴趣爱好是什么,他们都不那么明白。

 

我父母更是如此,他们没念过书,所以压根不明白我一天到晚究竟在干嘛。身边朋友逐渐习惯我喜欢男生了以后,我就想父母要是也知道就好了,这样我就更轻松一些。以前父母给我打电话,无非问三个问题:“吃过了吗”、“身体好吗”、“能吃饱吗”。每次都按常规回答太无聊了,于是我就开始跟他们扯人生,母亲话不多,基本上就是我一个人在那儿讲个不停,“妈,你知道吗,我的人生目标是XXX,我先做这个,再做那个······”,直到我妈实在受不了了:“我困了,挂了啊!”然后我才不讲了。

 

父母真的很想知道你在干嘛,也会尝试理解你说的话,只要你肯说。很多同志怕跟父母出柜,多数也因为跟父母沟通得太少,怕他们不理解。不管是不是要出柜,跟父母多唠点儿嗑总没错。交流通畅,是解决任何家庭问题的前提。

 

实在没话说,就聊一点人生规划,哪怕是胡说八道。我父母很爱听我讲人生,他们觉得,这儿子生对了,多有主见,多有想法。聊了人生,就时不时跟他们聊一点自己的见闻,一开始是“妈妈,你知道吗,我室友追女生,然后······”,接着是“妈妈,你知道吗,我室友突然不想追女生了,改追男生,然后······”可你千万别用试探性的口吻去描述gay的事情,因为答案显然是:父母不接受同性恋。别着急,慢慢来。

 

在跟父母煲电话粥的那些时候,父母也会告诉我,他们以前教育我的时候,哪里哪里做得不好,哪里哪里感到惭愧。父母老了,老人总是怀旧。我之前说,父母是有软肋的,而父母的软肋大约就是“愧疚”。

 

有一天又跟他们聊我的大学梦想,反正他们也听得云里雾里的,突然我爸说了一句话:“我觉得我们挺对不起你的,以前我们出去打工,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让你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我听了以后有点伤感,但忍住了,转而理性地宽慰他:“你看我现在过得很自由啊,你别道歉,也别补偿,只要你们支持我今后做的所有决定,我就觉得有气力了。”

 

那个时候我猛地意识到,我跟父母出柜,不是在向他们讨价还价,而是在教他们:“爸妈啊,你们别愧疚了,现在学会如何更好地爱我,来得及。”

 

真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引导,才会让父母明白,你内心渴望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你会怎么选择你的人生、父母该怎样才能在旁边帮助你。我看过一些关于出柜的建议,说是给父母看一些关于同性恋的影片或书籍,我个人不那么建议,因为出柜的本质,并不是让父母去接受同性恋,他们只需要接受你、接受你选择的生活就可以了。那些是跟父母出完柜以后,才需要做的事情。

出柜不是两三天,我就用了两三年-舅舅, 直男, 混混, 未来, 多人, 同志, 受, 儿子, 人生, 中年-gaylove-男郎社

我把这些问题想清楚之后,终于决定把事情完整地跟父母讲了。当时正好看了《Oprah Show》的关于同志出柜的那期节目,想把Oprah Winfrey的故事讲给我爸妈听。我能察觉到父母的改变,他们在逐渐放心自己的儿子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他们也开始不那么干预我做的种种选择。所以那天晚上,我就自然而然地跟他们聊到婚姻的问题了。

 

“妈,我以后不是很想结婚,我那样不开心。”

 

“为什么?”

 

“我跟别的男生想法不同,我不喜欢女生。”

 

我曾假想过这样的画面:这句话一说出口,我妈就当场昏过去。可真的没有。爸妈异常冷静,也没有谁落泪。之后的对话很平常,我开始告诉父母自己的心路历程,那些段子其实都跟他们讲了无数多遍了,譬如我多么渴望家庭温暖啊、多么讨厌童年对我施与家暴的嫂子啊,我只是把我内心的感受讲出来了。

 

所以就这么跟父母讲了。自然而然。

 

但后来也会对他们很失望。比如我跟他们说,爸妈,我最近失恋了。爸妈就老是担心,唉,你们这样的孩子怎么被社会认可啊?

 

于是呢,这一年,一打电话我就时不时地告诉父母,自己怎么谈恋爱的、遇到的男生是什么样的。父母有时候会忧心忡忡,有时候会用他们的生活阅历来教你怎么跟别人相处,但他们不会一听到gay这个关键词就啪一下把电话挂断。因为他们想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不管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有多坏。

 

这就是父母。

 

不过时间再久一点,父母更会心安一些。问题长积,便成习惯。说真的,父母透露给我的情绪,绝对没有半点失望,更多的还是害怕我会一个人孤独终老。“但不管怎样,你快乐,我才快乐,你过得不开心,我也开心不起来。”我母亲喜欢跟我讲这句话。我想大多数父母都是这样的良苦用心吧。

 

不过,要是你出身的家庭是豪门望族,出柜会给家族带来恶劣影响的话,我觉得······这个嘛······还是先把家族财产过继到你的名下以后再从长计议吧,哈哈。

 

我看过不少关于同志被父母催婚的电影,那些画面传递出来的情感无非是无可奈何、纠葛缠绵,跟琼瑶剧有得一拼。父母实在不知道拿什么去爱你、关心你,只好拿婚姻了。没有父母真愿意逼着孩子念书、结婚、生小孩的,只是他们以为这样你会幸福而已。就像你不设置,IE就会自动调成默认浏览器一样。你也需要去设置,父母该怎么把爱给你,不然他们就默认为该这样、该那样了。

 

我没有在聊该不该跟父母出柜,我只是说,如果你想跟父母出柜,记得多跟父母交流,要让父母知道,你在人生的选择上,是一个多么具有雄才伟略的天才。让他们对你放心,出柜的前戏才算做足了。

出柜不是两三天,我就用了两三年-舅舅, 直男, 混混, 未来, 多人, 同志, 受, 儿子, 人生, 中年-gaylove-男郎社

第3年
跟自己出柜
什么叫跟自己出柜呢?我理解为,开始尝试把自己同性恋的这一生,活个明白。
 

自我认同完成、跟朋友出柜、跟父母出柜以后,最后的问题是,要把性取向看成“正经事”。这辈子总不能在面基、约p、面基、约p这种无休无止的循环中了结吧?你必须开始着想,你渴望过什么样的生活?你期待什么样的伴侣?你是否享受独身主义?是否接受开放式关系?是否乐于浪荡淫靡的做派?种种问题你心里要有个掂量。

 

我相信至少半数以上的gay都不太明白,当他给别人say hi的时候,自己的心理动机究竟是什么。也许你会告诉我说,只想交个朋友,那我问你,这究竟是交配的“交”,还是交往的“交”?方才,一个陌生人给我发了一则消息:“相识便是一种缘份,只想寻找真诚相待,加我扣扣XXX。”瞄了一眼对方的资料,我笑了,他是一个45岁的男人,怎么还会这般糊涂?类似于这样莫名其妙地群发消息、看似一本正经地找这个找那个却糊涂至极的gay,可远不止这中年大叔一位。

 

拿我自己举例,我的梦想就是跟一个男生结婚、成家,所以我也慢慢开始选择,什么样的gay我是不会考虑与之接触的,甚至对方只是随口夸我“你特么帅爆了”,我也不会回一句“谢谢”。这不叫高冷,而是我明白,我毕竟不是10086的客服,你不是我要等的人,所以你的电话我可接,亦可不接。

 

而在跟父母出柜之前,我是断然不敢想象跟男生结婚的。我碰到过一对gay,他们交往了12年,但最后由于双方都没有跟自己的父母出柜,最后两个人都选择了找女人结婚。我问他们,房事怎么办呢?他们竟回答:“忍一忍就过去了。也可以趁各自的老婆不在,我们俩约出来打炮。”如果我既不肯面对父母,也不肯面对自己,大约后果也如此而已。这不是我要的生活。

出柜不是两三天,我就用了两三年-舅舅, 直男, 混混, 未来, 多人, 同志, 受, 儿子, 人生, 中年-gaylove-男郎社

同志圈里有好多人,但良莠不齐。我有一个朋友,很讨厌我跟同志群体打交道,他说:“你认识那么多gay,一定会变得很乱。”恰恰相反,我看多了同志群体的淫乱、爱情、孤独、悲伤,我才体会到,跟自己出柜有多么重要,你想把日子过得一塌糊涂、混混噩噩吗?

 

只有在有清晰的目标以后,你才会有行走的方向感。什么叫穿越人潮去拥抱你?这意味着,在你落实梦想中的生活之前,你得跟那么多路人交手、过招。如果你始终不清楚自己缘何迈步,那你一定会在人潮中迷失。

 

为什么跟自己出柜是出柜的最后一步呢?这是因为,同志这条荆棘之路,道阻且长,友情和亲情是让你清醒而不迷失的力量,有了他们,你会走得更稳健。

 

马薇薇说,最好这个世界没有柜子,就没有出柜这件事情了。这太理想了。在任何一种选择上,只要是少数人选择的,那都是柜子。就像沉默的螺旋一样,在一千个、一万个人都向左转的时候,你是否敢于向右拐弯?

 

当然,出柜永远不会帮你找到男朋友,不过,会帮你找到你自己。

赞(1)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出柜不是两三天,我就用了两三年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