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背着老公和亲弟弟偷情被狂干

午夜时份寝,小帅却在油麻地果栏,这个香港的水果集散地中,拼命地从各货柜车上,搬下各地鲜果,以备市贩采购。菓栏是纯男人的世界,在这里工作的苦力,都是健壮如牛,年龄多在十八至四十多岁间,偶然也有五,六十岁的高龄工人。他们多纹有刺青,又喜穿戴粗金链,大玉佩,文化水平不高,收入亦不隐定,更多是有黑社会背境,白天不用工作,喜欢聚赌,及嫖妓,油麻地,也是妓女的集中地。

小帅原藉江西,十二岁来港定居,今年刚好十七,长得温文白晳,眉青目秀,一头乌黑的短发,衬着骨肉均称的身裁,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少年,如不是有双英气的眼眉,望去还真有点少女味。自年迈的父亲中风后,长年住在老人院,由母亲独力持家,但去年亦因病去世,弟弟才刚十五,因此,他中学未毕业就要出来工作,帮补家计。

今夜格外闷热,所有苦力皆赤裸上衣,穿着短裤,挥汗如雨地搬运一箱一箱的水果。小帅不惯光身人前,仍是穿着T恤,且配以宽身的及膝短裤,在搬运工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

「嗳,小帅,有气没力的,动作要快,二百元一晚,你不干很多人等着干的,钱不是白付的,再不加把劲,老子可要干你!」管工威哥叱喝着。

小帅其实一点也不慢,不过是威哥见他好欺负而已。威哥三十岁,干搬运已十年,一身肌肉,胸膛有一只飞鹰刺青,在昏暗的街灯映射下,显得霸气迫人。他手下有班工人,都是年青力壮,小帅是由他同母异父的弟弟少武介绍来的。少武是小帅同校学长,身长力壮,十分彪悍,不过二十二岁,自小随母跟从威哥父亲生活。他与小帅在学社认识,离校后机缘再遇,得悉他生活困难,因此引荐他到此干活,算是很照顾小帅了。

「大哥,小帅不是正拼着命吗?不要老骂他啊!小帅,来这边,帮我!」

「谢谢,少武哥!」

「小帅,你不热吗?天气这么闷热,干吗不脱去上衣?看,都湿透了!」

说着就随手拉起小帅汗衣。

「啊不,我可以的,谢谢少武哥!」小帅面脥泛红,在熏黄的灯光下,丽若春花。

少武看着这位少年学弟,一脸娇羞,俏丽可人,心中一荡。心里暗自奇怪,为何会对这少男有冲动的欲念。再看他细皮嫩肉,唇红齿白,透着一股诱人的妩媚,完全是一副尤物长相。再想,日前上过的妓女,虽然丰胸盛臀,但与小帅相比,仍大有不及,这样愈想愈痴,看得小帅十分不自然。

「少武哥,你今夜好像有点不对劲,没事吧,看着我干吗?」

话虽如此,小帅心中实在欣喜非常。自从与少武相遇,他雄纠纠,刚阳味十足的外表,已深深的吸引着他。何况,在他艰难苦恨的时候,少武拔刀相助,事事照顾周全,就像哥哥一般,自小他就希望有一个保护他,疼爱他的哥哥。自上高中后,小帅从未对女生发生过兴趣,虽然外型俊朗,不少女生投怀送抱,但对她们的追求却毫不动心,自己亦不明所以,但随着年龄渐长,小帅已开始明白自己的性取向。其实,小帅那会喜欢在此环境下工作,除了报酬较优厚可帮助家计外,能与少武一起工作是主要的原因。可是,每次听他召妓后与其它工人高谈阔论,他的心就痛,醋瓶打翻了,一股屈气无处发泄,但只要少武对他好言一二句,却就随即酸苦俱忘。

(二)

少武看得入神之际,被他一问,方才转过神来,笑嘻嘻地应说:「没甚么,你生得亮啊!做哥哥的认识你这么久,就从没见你脱过衣,嗳,老实对我说,是否有双奶子,给哥哥我亲亲啊!」

一边说,一手就按在小帅乳上,轻轻揑了揑乳尖。小帅登时一阵快感,随即后退,险些趺倒。少武立即上前一拉,他何等力量,小帅即被拉入怀中,他紧紧地将他一抱,那硕大的阴部正好碰在小帅下腹,是那么雄伟,那么刺热。

「对不起!有否伤?都是我不好!」这时粗莽的少武显得柔情似水,小帅一颗心跳得有如鹿撞。

「没甚么,还好,工作吧,否则威哥又骂。」此刻的小帅,像被男友眷顾怜惜,有着无限快意。

工作完毕巳是零晨四时,工人聚在货仓里更衣,不少壮汉脱得一丝不挂,在这古旧的平房里,漓漫着汗臭及男人特有的体味。少武正用水喉弄湿上身,并以毛巾慢慢的抹着健硕的身体,小帅站在一旁偷偷的看着,黝黑的肌肉,在暗淡的灯泡光线中,显得肌理分明,发黄的褪色小三角内裤,已旧得失去弹力,松洞的令他雄性巨物,在摇动身体时,幌来幌去,似快要跌出来。

「少武,我现在去庙街芬兰浴,你发放了工人薪金才可走,记着要弄清帐薄!」威哥赤条条地命令这个同母异父弟弟,那硕大胸膛上的飞鹰刺青,在跳动的肌肉上,彷佛扑了出来。下身的壮吊,左摇右摆,他常以大吊为傲,并夸称被他上过的女人,莫不死于他神吊之下。

「行,不要啰唆,那有一次要你操心,我又不是小孩,干吗三叮四嘱!」

「你这小子,再敢多说话看我揍不揍你!」

少武懒得回答,放下毛巾,也不穿上衣服就发放工支。威哥穿回衣服就跟数手下上芬兰浴室,货仓最后只留下少武及小帅。

「小帅,这是你的,够用吗?若家用不足,尽管跟我说,你跟我工作,做哥的不能要你白干!」

「若爸不用特别买药,也勉强可应付,但弟弟快开学了,恐怕要钱,唉,不知又要多少!」

小帅说到这里,不禁悲从中来,一则感到家庭负担沉重,二则担心弟弟前程,自己一人,年纪又轻,实在不知如何面对?想到身世凄凉处,一行眼泪滚了下来,真是我见犹怜。少武望着这秀美的学弟,愈看愈是怜惜,不觉将他拥入怀中,又温柔的抚着小帅的背,忽然他身体涌起莫名的冲动,下体一点一点的澎涨起来,松了弹力的内裤,已撑成一个高高的帐幕,滛水更渗湿了一大遍。小帅伏在少武壮硕的胸膛上,那性感乳头旁的毛发,刺得他薄嫩的脸皮痒痒,他细看着学长因呼吸而起伏有致的胸肌,心中有着无比的满足。忽然下体被硬物顶着,低头一看,少武足18厘米的粗吊已夺裤而出,硕大龟头上的马眼正顶着精莹的分泌物,蓄势待发!

小帅诧见爱郎阳物,带羞还喜,只把少武搂得更实,下身不住微微扭动。少武欲火已燃,他一手拉起小帅的汗衣,但见少年身体,像白玉般细滑温润,一双粉红色的乳蒂高高竖起,光洁得像个小天使。少武还是首次看到小帅的身体,在这粗莽的男性群中,几曾见过如此的少年红颜,他像欣赏一件精致雕刻品,一寸一寸的细吻小帅的身体,不断吸啜那诱人的乳蒂,少武的须根,擦得乳头更翘更红。正当小帅尚沈醉在乳尖上的刺激,少武已解开了他的裤扣,裤子随声脱落,洁白的内裤早已湿透,印出少年阳具形状,像一条很大的香蕉藏在小内裤中。

少武阳具已相当巨大,但看到小帅的阵势,也大吃一惊,他小心扯下小帅内裤,一条足20厘米的粉红嫩吊即弹在眼前,浅红色的肉冠,厚圆色润,阴茎有如婴儿手腕粗幼,威哥与少武一向都以巨吊自负,虽然不知威哥兴奋时吊有多长,但自己就未逢适手。但今见小帅粉雕玉砌的竖着一条巨根,那种挑逗又岂笔墨可形容,他蹲下身,在那龟头上嗅了一嗅,就大口含上,一阵尿骚味令他吐了一口唾液,随即又大口大口的吸吮。小帅从未受过这种刺激,双手乱抓着少武的头发,口中依依啊啊地浪叫,第一次被吹,小帅兴奋得一身泛红,由胸口一直红上面脥,少武怕他叫声过大,放了食指在他口中,小帅像小孩子般啜着。少武亦从未吃过吊,这么大的阳具,使他牙关也酸软,连翻吞吐,少年人已忍受不住,一条精柱射在少武喉咙,良久仍然抽搐,静静的在口中轻颤。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11)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背着老公和亲弟弟偷情被狂干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