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牢狱

作品简介:
人在面对生死时会暴露本性。那朔在无罪辩护和减刑辩护间选择了减刑辩护,这是他堕入地狱的开始。一座一个人就是至高法则的监狱,一个被当作“粮食”送进监狱的犯人,残酷暴虐,又淫乱不堪的景象每天都在上演。NP,强迫性交,SM,黑暗暴力,以及……虐身虐心故事不可或缺的真爱~

第1章 粮食 –(2611字)

本文是
VIP文   那朔站在被告席,等待法官的最终判决。

他一身囚衣,头发微乱,白皙肤色衬得他眼下青紫明显,瘦削的脸有些发干,起皱的嘴唇上全是被咬破的痕迹,单薄身躯微微发颤,戴有镣铐的手紧紧交握在一起,连指甲都在发白。

旁听席上有人小声议论:
“听说这可怜虫没戏了。”
“我也听说了,他恐怕要作为粮食送到希峰去。”
“哈哈,看他那脸那身板,要真进了希峰还不得被活活操死。”
“唉可惜啊,还不如直接死刑,总比进希峰那个地狱强。”
“不一定,他可是个gay,没准他骨子里就是想www.┪>wode
第2章 像孕妇一样 –(2437字)

本文是
VIP文   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堆砌的尸体和满地鲜血,听到令耳膜刺痛的枪声,那朔想吐。
那些人不久前还和自己并排站立,现在却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死灰色的脸上布满惊诧惶恐,他们不明白自己为什幺会死。
那朔也不明白,只是他知道,他的不明白是毫无意义的。他仰起头看屠渊,配合他的拖拽爬行,虽然因为手铐和脚铐而爬得踉跄艰难,至少他在努力,直到因为胃部的抽痛和恶心而不得不低下身子。

屠渊低头看他:“想吐?”
“对,对不起!”那朔先是惊慌点头,然后慢慢抬起脸,看向像山一样的男人,突然快速捂住嘴。
屠渊扭头看了眼后面,然后看回人,一边嘴角上挑:“第一次看这场面?”
紧捂着嘴的那朔再一次点头。
屠渊轻笑,看着那个被双手遮掩大半,只暴露一对眼瞳的脸庞。
那双眼里没有罪恶,难得的清澈,他喜欢这双眼。

“忍着,之后有你吐的时候。”说完屠渊再次开始走,但他不再拉拽那朔,并对他做了个起来的手势。
那朔一开始还有些害怕不敢起来,可屠渊的脚步不停,他更不敢停在这里,于是壮着胆子站起来,第一次没有站稳晃了几晃,之后才稳住身子,努力跟上。
恢复站起行走和远离那些尸体让那朔的胃痛缓和许多,但他还是不敢放开手。
直到他跟随在屠渊身后,站立在专为新囚犯清洗身体的简陋浴房前。

屠渊拿出一把钥匙丢给那朔。
“解开镣铐,脱掉衣服。”

最后一句话令那朔彻底忘记想吐的事。
他低头看着钥匙,不大的物体躺在他掌中,被他碾磨挤压。那朔试图用感金属质感的方式驱走恐惧,和其它他不想去面对的情绪。

那朔用余光看到屠渊换了个站姿,他清楚自己没有磨蹭时间的资格,于是在那把钥匙被攥热之前,他用它打开手铐和脚铐,将那套沉甸甸的锁链轻轻地摆放在地上,连同钥匙也一起放在旁边。
然后他开始脱掉已经不算干净的囚服。过程不快,但那朔也没有让屠渊感到他是在拖延甚至抗拒。他只是低着头,嘴唇微抿着,半扭身始终不去看什幺。

这样的姿态如果放在其他囚犯身上,早就被打上几警棍,但今次屠渊难得的有耐心。
他想大概是因为毕竟只有这小子一个人活下来,他没有其他新玩具可以发泄。
但当他看到脱掉衣服的小个子竟然蜷缩身体,用双手挡住腿间的时候,他不多的耐心立刻消失殆尽。

“你以为你有资格挡住什幺?”

一句话就像一道风刃,刮得那朔心里颤了几颤。不愿二字毫无意义,面对自己必须讨好的对象,那朔暗暗咬住下唇,一点一点松开手,露出稀疏耻毛之下的阴茎。

屠渊的眼微微挑起,小东西的漂亮形状让他的怒意有所缓解,只是小东西并不是完全疲软的状态。

屠渊看过那朔的资料,知道他是gay,只是没想到经历了刚才的一切之后,这小子被陌生人看着脱光衣服还能有所反应。
看来会是不错的玩具,外面的家伙们送来了不错的粮食啊。屠渊开始期待了。

“走到墙那边。”简单说出一句后,屠渊拿起橡胶管打开开关,打开冷水并调到最大冲力,冲向那朔本就不算强壮的身体。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人因水的冰凉和水压躲藏颤抖,看他不得不弯曲身子,双手在水柱的冲打下胡乱挥动。

那朔觉得他浑身的神经都被冰冷和水压弄到麻痹,虽然他紧闭上嘴,可有些水还是进入他嘴里令他咳嗽,可咳嗽就会有更多水进入,于是恶性循环。
当他就快无法维持站立,身子抖得近乎病态时,屠渊终于结束游戏,关掉开关。
“外面干净了,里面可还脏着,转过身撅好屁股。”

那朔用不停颤抖的手抹掉脸上的水,也抹开紧贴在脸上的头发,令他能看清。他又咳嗽了几下,一些水珠从他的嘴唇流出来,滴滴嗒嗒地掉。他僵硬地背转过身,慢慢撅起屁股,双腿下意识地分开了些。

然而这样的动作却引起屠渊不屑皱眉,他对着那撅起的屁股一脚踹上,踹得那朔猛地撞上墙壁。
“你这样撅着屁股是等着被操幺?贱货!”

那朔本来就站得不稳,屠渊的一脚令他顿时摔趴在地。可他不敢多说什幺,羞耻不能保护他,只能拖累。他咬紧牙关,甩掉摔倒时溅到脸上和头发上的水,就在他试图重新站起时,屠渊的手按住他,令他后背靠墙坐在地上,之后皮鞋伸过来踢开两边大腿,然后又拉起他的双手高举,拿出手铐将它们铐在浴池水管上。

做好这一切,屠渊再一次打开开关,水柱冲向男人的分身和后穴。

一边冲,屠渊一边用皮鞋擦∠┙danmei.com过那朔的分身,他看着那小东西一点一点硬起挺立,龟头逐渐肿胀起来,有黏液沾在他的皮鞋上。
“果真是贱货,这样都能硬。”

虽然已经决定不抵抗,可羞耻还是让那朔别开头,不去看屠渊嘲讽的脸。他刚要闭上眼,下一秒皮管却突然塞进他的后穴,水流霎时冲入,肠子承受强烈的痛楚和刺激,那朔睁大眼像受伤的野兽一样嘶吼,他觉得肚子要撑破了。
那里被水撑得鼓起,男人现在的样子就像怀孕几个月的孕妇。

泪水突然就冲了出来,混合了冰水令那朔无法看清,就在他仍然在吼叫时,他的头发被屠渊抓住,头颅被迫仰起,他模糊地看到有东西捅了过来,那东西就着嘴大张而一下顶入,顶部直接卡在嗓子眼,断绝了痛苦嘶吼,令那朔只能发出近乎窒息的咳嗽和呻吟

从阴茎被屠渊的皮鞋刮蹭开始,那朔就知道会到这一步。现在他什幺都不想,只想要撑爆肚子的水流停止。他流着泪,不顾喉咙疼痛,顶着腹中巨痛和沉重压力,努力舔弄嘴里的阴茎,并看向残忍嬉笑的男人,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

屠渊知道那朔想要什幺,确www.wod╧∠exiaoshu∥o.com实再不停就真要撑破了,他关掉开关拔出胶管,抬手拍了拍那朔的脸,带着他残虐的笑懒懒言道:“下面夹住了,要是在老子没出来之前你先出来了,那……呵……”
第3章 我没有让你满意吗? –(2412字)

本文是
VIP文   怎幺可能!?肚子已经要爆掉了啊!
为了忍住愤怒和任何厌恶的表情,那朔紧闭上眼什幺也不看,被手铐绑缚的双手紧抓着任何可以抓住的物体,他拼命扭动他的舌,柔软舌苔紧紧贴合硬梆梆的肉柱左右摇摆,舌尖一次次滑过龟头用唇肉挤压。

“好……呵呵……很好……”

那朔的服务令屠渊兴奋,越是兴奋他越觉得不够,于是手指深深埋入男人发中用力揪住,那只大手按住那朔的头不停向他的小腹按贴,将肉棒一次次顶向更深,再深,仿佛要戳破男人的喉咙。

痛苦的呕吐声于屠渊来说是美妙伴奏,那张趋向扭曲,眼泪鼻涕横流的脸庞是绝景。

“非常好……”

硕大龟头卡在喉咙深处,不断向更深处顶撞,一波一波的呕吐感随着肉棒抽插而涌出,那朔却什幺都吐不出,只有黏稠的混合了男人淫液的口水被不断带出,嘴唇下巴连脸颊上都是。那朔努力吞含着,即使头皮疼得流泪也没有松下吞吐的力道和速度,被冰水浇透的身体变得混乱暖热起来,他的头颅在屠渊的抓扯下不断前后晃动,那朔第一次听到从自己嘴里传来淫荡混乱的水声,他惊讶自己竟会发出这种声音,可惊讶之后他能做的就只有不停向更深处吞吃,屠渊阴茎的味道已经烙印在他的味觉嗅觉,他的记忆中。

屠渊已经很久没这样舒服了,当感到那股热流时他没有制止任其发展,片刻之后他的眉头微微锁起,手指突然收紧,抓紧那朔的头发疯狂晃动已混乱不堪的头颅,当后背僵硬绷直,大股乳白精液猛然喷射,直冲男人喉咙深处强行灌入。

“嘶……不错,真是不错,哈……”屠渊舔了舔微干的嘴唇,揪住那依然没能摆脱混乱的头上扬,直视满是泪水的眼眸。

那朔看不清什幺,喉咙里的精液他连吐都吐不出,嘴里的液体还在向外流淌,黏糊糊的半耷拉着下坠。
突然那朔感觉不对,恐惧感莫名升起,他努力去看,发现屠渊的神色改变了,前一秒还是满意笑容,此刻却是烦躁愤怒。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5)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牢狱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