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一根大肉棒闯江湖

明朝洪武末年间,武林出现一名为〔四门〕的神秘教派,据说其门主武功高绝,来历神秘,其座下四圣武功均可力敌当代宗师高手,唯其教派行事极为低调,甚少走动于江湖,亦无恶迹显著于世,故并未引起中原武林留意。
洪武三十一年,明太祖朱元璋驾崩,明室内乱,各地战火频仍,中原武林因卷入战祸,伤亡惨重之余,却再传出重大变故,包括少林武当在内,各大门派众多高手,忽因不明原因纷纷亡故,正派六大顶尖高手,二死一重伤一失踪。其后,少林沉寂江湖,武当为之封山,知情者无不紧守口风,众人仅知该事与〔四门〕之崩毁有关,却无从得知内情,当年惨剧遂成为武林近百年来最大的谜团。
其时永乐七年,中原总算逐渐回复了生气,新人高手纷纷崭露头角,就在众人逐渐淡忘当年所发生的惨剧,江湖却再涌暗潮…
〔一〕荒山奇遇
一点灯火,在漆黑荒凉的山道移动。
夜鸦嘎鸣。
一名体格稍矮,身材略带圆滚的少年,年纪约略十六,七岁,丰隆挺鼻,浓眉如刀,大眼明亮,长相福气圆满,穿的虽是粗布麻衣,却让人感觉此子他日必非池中之物。
平日纯真开朗,眼底总是充满憧憬的他,此刻却是神情焦灼。
只听他踩着起起伏伏的山路,苦恼地抱怨着自个儿:
”睡吧!再睡吧!人长得胖点就算了,做事钝点也算了,居然没事还学人家大爷在路旁打盹,看吧!这回可盹出毛病来了,回去要不挨管事一阵毒打,那就没天理了。”
说着这才望见平日人迹罕至的破落山神庙,此刻竟有灯火闪动,少年大吃一惊,连忙放轻脚步,熄了灯笼,心想这大半夜的,谁会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落的荒凉山间里出没。
才决定没声息绕路的少年,忽然听见庙里传出男子浊重的喘息声,禁不住强烈好奇心的少年,摄手摄脚地走近山神庙,将眼凑到山神庙的破缝里一看。
灯火光下,只见一名成年男子,全身被脱得赤条条的,显见有些岁数,体格却还颇为壮硕,模样却带点眼熟,上半身被绑得棕子似的,脸朝下趴跪于地,被名光着下半身,微蹲着姿势,模样高瘦的古怪男子,撑开其曲跪于地的粗壮双腿,稍扶其腰,将他黑得发紫的阳具,朝那赤裸成年男子,高高翘起的臀部间,那全没遮掩的后庭,一下下猛力地冲刺着。
那被凌辱的成年男子,不时发出沉闷而痛苦的呻吟声,伴随着两人肉体撞击发出的清脆声响,赤裸男子不断前后摇晃的下体,透过那古怪男子的胯间,恰巧落在少年视线里。
从未见过成年练武者,赤裸壮硕身形的少年,被眼前带着邪淫意味的画面,瞧得脸色涨红,呼吸急促。

这时,旁边一名模样枯稿,阴阳怪气的年轻男子出声道:”我说林兄,我便是搞不懂,放着青春貌美得可滴出蜜汁的少女你不玩,每次偏找这种粗鲁的大男人搞,那有什么乐趣啊!”
只见那瘦高男子轻松笑道:
”嘿!侯兄,您是大名鼎鼎〔毒手閰罗〕他老人家高徒,旁人要不看您师父金面,便是您一身毒技便要叫人畏惧三分,那像我们〔极乐圣教〕这等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小弟武功又低微,只得时时勤找人练功,只是我教内功心法,别走蹊跷,专自男子吸取精气内力,像这类老家伙,多半武功好,内力高,对我派心法格外有帮助,不过,话说回来…”,瘦高男子拍了下中年男子的圆臀,才笑接道:“像这类功力深厚的老家伙,尝起来其实分外有劲头,洞口绷得也紧,味道比起小姑娘尚犹有过之哟!侯兄可有兴趣?包您一试上瘾。”
那名模样枯稿的年轻男子,露出不敢恭维的表情,摇摇手回道:
”不了,林兄,小弟对这档子事怎么也提不起兴致,您还请自便,不过,林兄您实在太谦,光您胯下的这位〔南阳金刀〕霸天,好歹也是个地方之霸,在您手下却连三十招都走不过,要说林兄您武功低微,那武林中恐怕也找不出几个武功算高明的了。“
”那里!那里!说起这王金刀在中原武林还有点名气,一开始我也不晓得竟是这般不济事,不过要不是侯兄帮忙,要活捉恐怕还得费上好一番功夫,这还来不及感谢侯兄。“,那瘦高男子将那赤裸男子翻身转向,变得面朝少年方向,双手改紧握起对方脚踝,架开其粗壮双腿,直至比肩尚宽后,改由曲蹲姿势进行突刺,方又才接道。
这番话听得少年吓至合不拢嘴,说起〔南阳金刀〕王霸天王老爷,在南阳可是大大有名,一手三十六路荡魔刀法打遍南阳无敌手,连自个儿家中老爷〔夺魄剑〕任允风,怕都不是王老爷手中金刀的对手,没想到今日却落难,由人欺凌无能反抗。
这时侯,那名阴阳怪气的男子又发话了:
”林兄,您别怪小弟好奇,虽说武学千奇百种,但多半脱不出阳阴相吸,同性相克的道理,采补一道小弟虽不甚熟悉,但多少了解一些,您刚说贵教内功心法,专事吸取男子内力,这似乎有些不合情理,望有以教我。”
那名瘦高男子呼吸渐急,但还是勉力回话:
”侯兄,您有所不知,虽说采补之道架构于阴阳相吸同性互斥之理,但物有物性,大凡男子,尤其深具内力基础者,一旦精关失守,精气神并意志均会出现松动的情况,平日紧守的精气内力会在那刻向外开泄,本教心法,靠的便是练得活泼异常的阳物,自后庭进入男子体内,直接由丹田及下重关处,采颉内力精气,不过…”
林姓高瘦男子运动得越发激烈,全身赤裸的王舞阳,表情似乎也越发痛苦起来。
”那虽得益不浅,但终究还属下品,主因是,那时高潮己过,所能采补到的内力精气大半变得杂驳不纯,本教另有套最高心法,不但能让对手达到欲生欲死的通天境界,同时还能破开对方生命最根源的守护,进而颉取其内力最精纯的本源,只可惜那套功法凶险异常,并非可随意施用。”
此时,伴随着王霸天激烈而短促的痛苦呻吟声,淫行显是己到紧要关头,不旋踵,少年窥见平日脾气火爆的王大老爷,身体在一阵猛烈抽搐中,大股大股的白色粘液大量自跨间喷出,不断溅洒于胸腹,让初解人事的少年,瞧得既惊讶又好奇。
反之那名高瘦男子却是冷漠自持,紧紧抓住王大老爷粗壮的大腿不放,过半晌,山神庙内己是寂静至只听见王大老爷透过布团所发出的无力哀鸣声,这时侯,那名高瘦男子忽然打了个奇怪的眼色。
少年见情况不妙,正要逃跑之际,眼前一花,那名阴阳怪气的男子己经出现在自己眼前,只见他脸上露出残忍的狞笑,向庙内发声:
”哈!林兄,只是个不懂武功的小子,不知要小弟如何处置?”
少年心情如入冰窖,还来不及放声大喊救命的当头,那名男子身后,突然无声无息出现一道身影,那名阴阳怪气的男子却还是浑然不觉,少年吃惊瞪大了双眼,全没个理会处。只听其身后响起一声微哼,侯姓男子脸容转白,当下也不回头,抓起无辜的少年甩向来人,跟着反手打出暗器,随之向前急冲欲逃。
火光下,只见点点璀灿似星光,似烟火般的剑芒在少年眼前爆开,接着听见一下清脆的叮当声响,然后少年便感到有股如血肉石磨般的爆裂劲气,漫天铺地盖体而来,压得少年胸口连喘上口气都有所不能。
无助的少年心中只来得及闪过一个念头:”原来真正高强的武功,竟是如此般可怖可畏,完了,没救了~”
就在这要命的时刻,少年突然感到一股柔和无比的气劲护住自己,轻轻将自己推向墙侧,跟着便听闻一声惨痛的闷哼声,紧跟着便自庙外传来逐渐远去的衣袂破风声,那股活像将自己浑身血肉全然绞碎般的剑气,一下子便消失无踪,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位小兄弟,你要不要紧!”
被剑气搞得昏头转向的少年,这才循着那浑厚温和的声音,找到了它的主人,少年一见之下,脑中轰然巨响,他万万想象不到世间竟有如斯般的人物。
对方年岁似近四十,一身临渊不惊的沉稳气度,雄浑壮硕的威霸体格,很难想象竟是适才落地无声的身影,一袭得体的素面丝质长袍,腰间悬挂把古朴典雅的长剑,周围空间彷佛因他的存在而变得宁静起来,因满脸胡渣而显得落拓粗犷的俊伟面容,在一对深邃柔和目光陪衬下,完全感不到任何粗鲁或唐突,反倒予人全身上下浑为一体,无我无他之诚恳厚重的完好感受,尤其顾盼之际所自然流露,毫不做作的雍容气度,让少年当下升起想对之谟拜的念头。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一根大肉棒闯江湖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1

    很少见这种江湖文章,淡淡的古龙风格,古韵十足

    guyeu1周前 (04-15)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