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帅哥琥珀

“最新播报,今早警方接到报案,一名25岁男性大学生于20日离奇失踪,疑似被人绑架,失踪者为一名在读研究生,昨晚在外聚会后终夜未归。望目击者向警方提供线索。近日我市发生多起失踪案件,失踪者多为年轻男性学生,作案者动机不明,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调查中,嫌疑人尚未找到。请各位市民外出注意人身安全,以防发生意外!”电视荧幕中显示失踪男生的照片,照片上的男生笑容灿烂,五官十分端正,十分阳光帅气,白t恤下的肌肉隐约可见,看上去很喜欢运动。如此健壮的帅哥竟会被人绑架,让人不敢相信。“第6个了,这都快两个月了,还没查出来作案人是谁,隔一周就有新的人被绑架,搞得我们也提心吊胆的,这些警察效率也真是太低了!”陈萧倚靠在沙发上,翻手机中的新闻,自言自语地抱怨。这里是天宇的家,陈萧家中有事,来天宇家借宿几天,正好天宇的父母又不在,正好腾出了一个房间。此时斜躺在一旁的正是天宇,他修长的小腿搭在茶几上,他穿一双雪白的船袜,双足被白袜映衬得尤其帅气,半扣的衬衫下是健壮的肌肉。天宇?聊地听电视中的新闻,似乎在听陈萧的抱怨,又像在想别的心事,眼睛微闭。陈萧突然半开玩笑地对天宇提醒道:“对了天宇啊,你出门的时候可要小心一点,别被人绑架了哈!”故意摆出一脸关切的神态。“得了吧,你个乌鸦嘴,我哪会撞上那的运气!”天宇笑言,拨了拨他额前的黑发。18岁的他有一头齐耳长的黑发,天生皮肤白皙,连女生都羡慕的睫毛下是乌黑明亮的眼睛,他的鼻梁笔直,嘴唇薄薄的,笑起来特别好看,帅气的双颊自然地透微红,令人看到后会情不自禁得妄想去咬上一口。天宇的帅气自然吸引了不少迷妹的追求,走在学校的走廊中都能吸引不少回头率。“你别说,我看这些失踪的男生,个个都长得很不错,估计绑匪是这一点去的。鬼知道他的兴趣是什幺。”陈萧收起笑脸,正色道,“不开玩笑了,不过你还是小心点为好,万一……”“别万一啦”天宇不耐烦得打断陈萧的话,“您也别瞎操心啦,我怎幺可能会被绑匪看上。这吧,为了消除你的疑虑,正好我们也有点饿了,我去便利店买点吃的请你,马上就回来。然后咱们再来看看我有没有被抓走吧。”自从下午陈萧来到天宇家,他们还没吃过一点东西呢!天宇一边说笑,一边站起身来,将两只白袜脚套进了跑鞋中,176的身高让天宇看上去比例匀称,身形优美。他拿起了茶几上的钥匙,转念一想,又放了下来。“我就不拿钥匙了,反正挺快的,待会记得给我开门哟!”“傻子才会给你开门!”陈萧笑道。“那我估计你当定傻子喽~”天宇笑走出了家门。“嘭~”随门关上的声音,天宇的帅脸在门缝一闪而过,陈萧望关上的门,叹了一口气,他真搞不懂天宇的怪脾气。不过,天宇真的好帅呢……天宇走出小区,看了看手表,这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这里并不是市中心,这里的居民也没什幺理由大晚上来这里散步,白天也冷清的街道上更不可能有什幺人了,只有路灯孤零零得照亮路面,一盏路灯好像坏了,一闪一闪得。扑面而来飕飕的晚风,天宇打了个冷颤,“早知道多穿件外套了,没想到晚上外面这幺冷。”这里并没有什幺商店,附近都是废弃的厂区和在建的工地,最近的一家便利店在前面的街区。如果走大路,需要绕过一大段路,天宇只想快点回去,转进了一条破旧的小巷,这条小巷可以直接穿过这片街区,只是小巷很窄,还没有路灯,附近都是废弃的厂区,几乎?人经过。靠微暗的光,天宇小心翼翼地走,时不时踢到脚底下被人扔掉的易拉罐头和塑料袋。为了快点买完食物,天宇只好硬头皮继续往前走。这时,天宇赫然发现前面小巷的中央停一辆黑色的面包车,这片街区附近没有什幺停车位,天宇估计是车子的主人怕停在大路被开罚单,才将车子停在了这里。可是巷子本来就窄,面包车几乎堵住了整个路口,天宇只能微微侧身经过。“居然把车停在这儿,真没素质!”天宇嘀咕,?奈地小步移动,两手护衬衫,生怕衣服被车子上的灰尘弄脏。突然,面包车的车门打开了。天宇一惊,“面包车的茶色玻璃后竟然有人!”车内伸出了一只戴手套的手,瞬间勒住了天宇的身体,随后抓紧了天宇的手臂,天宇心知不妙,立即挣扎起来,可是车缝本来就小,根本?法挣脱那只如铁钳般的手。另一只手伸了出来,一块白色手帕瞬间盖住了天宇的口鼻。……喔喔!……”一阵刺鼻的气味入天宇的鼻腔中,“这熟悉的味道……是乙醚!”天宇明白了对方的意图,立刻屏住呼吸,防止吸入更多的气体。可是对方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只过了半分钟,天宇便憋不住了,他痛苦地干咳一声,大量乙醚瞬间侵入他的鼻腔。“完了……”药力的发作远远比天宇预想的要快,没过多久,天宇开始失去意识。他感到浑身失去了力气,再也挣扎不动了,在一阵天旋地转后,瘫软下来,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紧紧抓天宇的手松开了,车内探出一个戴黑头套的男人,透过头套的眼孔,他用满意的眼光审视眼前的瘫倒在地上的大男孩,冷笑一声。天宇闭眼睛,还保持挣扎的姿态,又在水泥地上熟睡。男人一手托起天宇,把他负在肩膀上,像运货般把这个18岁男孩塞进车中,随后钻进车子,迅速关上了车门。男人从背包中翻出了一个麻布袋,掏出了一捆麻绳,麻利地褪去天宇的衬衫,开始将天宇捆绑起来。天宇露出了白皙的身体,作为高中生,他的肌肉尚未发育完全,已初具形状,在细嫩皮肤的衬托下,显得十分可口。他穿透气的运动裤,男人一把将其脱下,露出天宇纯白的内裤,大概是因为多运动的缘故,他的臀部十分紧俏,大腿上没有多余的脂肪,内裤下的鼓包更是让人浮想联篇,天宇的身体被绑了个十字,四肢被绑在一起,两只帅脚上的白袜早已被男人脱去,塞进了天宇的嘴巴,为了防止他发出声来,再用透明胶带紧紧地捆了两圈,只露出了用来透气的鼻子,他的眼睛被一块黑布蒙住,什幺也看不见。望被五花大绑的天宇,这个大男孩的身体在麻绳的紧勒下更显迷人。男人开始将天宇塞进麻袋中,176的身高使他在麻袋中显出蜷曲状,好在天宇不重,被男人硬塞进了这个短了一截的麻袋,随后迅速扎紧袋口,防止天宇挣脱。在完成这一切后,黑衣人张望了附近,并没有人。他放心地来到了驾驶座上,一踩油门,快速地驶出小巷,在街区中绕行几圈以防被警察追踪,随后驶向了高速,消失在夜幕中。 “这都20分钟了,天宇怎幺还不回来,不会真出事了吧?”陈萧不安地望窗外,楼下的街区并没有什幺人,一辆面包车开过,随后再次陷入死寂。“呸呸呸,我在想什幺呢?天宇那小子一定是看上了什幺好吃的,等得久了点!”陈萧自我安慰。黑衣人驶在高速公路上,瞥了一眼路标,将车转向了一条匝道,开出了公路。这里是一座水库,一条长堤直直通向对头的山岭,男人开上长堤,驶入深山中。天宇逐渐苏醒过来,他下意识地伸伸懒腰,发现自己的双手和双脚捆在了一起,他心头一惊,瞬间清醒了大半,猛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经历过的事。他想要挣扎,身体被牢牢绑在一起;他想要呼救,声音被口中的白袜?情阻挡。白袜已经浸透了天宇的口水,天宇闻到了自己脚的味道,这味道在别人看来非常迷人,可在天宇看来确实噩,他想要吐出白袜,?济于事,胶带的固定使这一切都是徒劳。天宇只好作罢,在闷热的麻袋中,惊恐地想象自己将会经历什幺……“我们到了。”黑衣人突然说道,仿佛在自我嘟哝,又像在唬天宇。车子已经停了下来,黑衣人将麻袋抬起来,蜷曲的天宇感到麻袋粗糙的外皮摩擦皮肤,他发现自己的衣服被脱掉了,身上只剩一条内裤,天宇感到一种羞耻感油然而生,认为自己的现状十分狼狈。殊不知,他将在不久后连现状都会失去。不知被男人抬了多久,麻袋突然摔到了一张冰冷的台子上,天宇感到了钻心的疼痛。男人把袋子打开,天宇感觉到身上的麻绳被解开,他想要逃脱,身体因为刚刚苏醒十分虚弱,根本挣脱不开男人的手。黑衣人迅速将天宇的左手固定在台子上的铁环内,天宇听到上锁的声音,左手再也动不了了。他下意识想要挣开右手,?奈也被男人锁住。黑衣人如法炮制,锁住了天宇的双脚,头颈和腹部,直到天宇完全?法活动。而后拿去了天宇眼前的黑布,撕去了胶带,拿去了天宇嘴中的白袜。“欢迎来到我的国!”男人用冷漠的语气说道。刺眼的白光让天宇睁不开眼睛,等到稍稍适应,他开始打量身边的环境,眼前是一盏明晃晃的?影灯,天宇被安置在了一张人型的可活动台子上。因为浑身被牢牢固定,天宇只好用余光观察周围。这里看上去是一间实验室,到处都是五花八门的实验器械,还有一些奇怪的淡黄色半透明固体。天宇仔细一看,倒吸一口冷气,天哪,那不是电视上播出的那个20号失踪的男生吗?在近乎全透明的淡黄色固体中,那个男生正静静地“站”在里面,他的胸肌巨大,肌肉也十分健壮,除了头发以外,全身的体毛都不见了。他的眼睛半睁,仿佛正在享受最愉悦的时刻。两只手伸向自己的私密处,那条硕大的巨屌根本不像常人的,足有26厘米长,青筋缠绕在屌身,海绵体尽可能得舒张开来,竟然保持射精的姿态,就连射出精液也被固定在其中,白色的浓精好像还在运动。如果不是看到了淡黄色的固体,天宇感觉那个男生好像正在自己的眼前展现高潮。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7)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帅哥琥珀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