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盲人同志遭偷拍:残疾人的需求,谁来保障?

上周GGHC推送头条首度关注了同志圈中社会底层的弱势人群,没想到短短两天时间,后台竟然收到200多条粉丝消息。

 

不少粉丝都希望能增加一期关注残障性少数的客观文章。为此运营组几经波折,总算找到了两位残障同志朋友,借以展开访谈。

 

据报道,国内残障人士至少有8000万人口,按5%的性少数比例核算,也应该存在有400万的残障同志。

同志群体中的残障人士,身兼性少数与残疾的双重弱势标签。他们不仅承受着大环境下的忽视压力,也同样面临着性少数中的小群体歧视困境。

 

那么,他们如何能知晓自己的性取向?如何在双重标签下生存?如何在残疾身段下获得爱情?无法自理的情况下,又如何面对身体需求?

 

今天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一众少数中的少数,他们的真实世界!

黑色419,盲人同志圈的偷拍嗜好

 

“我是瞎子,也是同志,感染者。”

“这味道我喜欢,这人我就喜欢。”

“开按摩店是为了有口饭吃。”

“总有人约我,然后偷拍。”

“我要求不高,别害我就可以了。”

曾先生(化名)今年33岁,视神经发育不良,先天性失明。他是一位在北京经营了五年盲人按摩店的男同性恋感染者。

 

让我们甚为诧异的是,曾先生手机里的APP与常人几乎一致。借助障碍语音辅助功能VoiceOver(旁白),我们通过微信和他有了一次深入交流。

 

既然从来没有视觉性接触,他是如何分辨性别,以及认识自我性取向的呢?

 

是声音以及味道。在他刚懂事的那年,就与众不同,不愿意和女孩扎堆,也不喜她们的味道。反倒是男生的嗓门,以及汗酸的体味,让他倍感兴奋。

 

性取向的形成是复杂的,但这样的案例确实部分印证了性取向可由先天形成。但喜欢同性这件事,却让曾先生的成长充斥痛苦和无奈。

视障同志选择伴侣的标准,没有颜值一说。即便如此,他仍然希望对方身材不错,触感良好,皮肤光滑,声音男人,最好能有一定的体味。

 

好在他家庭经济水平不差,父母给开办了一家小区盲人按摩店,凭着自己学来的手艺,得到不少客户的认可。

 

眼见收入稳定,他对爱情的渴望也逐日强烈,他开始通过网约来认识更多的同志,短短一年时间里不下50个寻求盲人性刺激的男子上了他床。

 

问题随之而来。再小的圈子也有黑白之分,残障同志的弱点,不仅容易被他人所利用,也有可能引发自身的技能偏差。

一是他并不知道这个圈子里有“慕残者”这一说,喜欢和盲人网约的少数非正道的慕残者,喜欢偷偷录下两人的私密床事,并分享到同好社群中。

 

二是出于失明的原因,截至今日曾先生也没把握确保对方正确佩戴安全套,他自己也没办法正确区分安全套的正反面,因此经历了多次暴露性行为。

 

唯一与我们所想象不一样的是,当得知自己成为感染者以及性录像被传播之后,他没有被击垮,只是问了医生一句话:那我还能给客户按摩吗?

 

终了,曾先生对我们说:上辈子我一定是有罪的!有很多善良的慕残者还会来找我,我只是希望坏人别来害我就行了,我想好好地活着。

小儿麻痹,残障同志圈的直播网红

 

“我的右腿畸形,但有人喜欢。”

“我直播,就是走性感路线。”

“同性恋怎么了?我有人要啊。”

“看上我的帅哥很多,也强壮。”

“不指望谁,我直播挣钱可不少。”

波波(网名)今年29岁,小儿麻痹后遗症,右腿肌肉萎缩,严重畸形。他是一位在吉林生活,经营着慕残者直播网红号(Devotee Live)的残障男同性恋。

 

初步采访时,我们很讶异,波波竟有一位一米八大个的健全男友,当然现在看起来这显然属于歧视和无知的一种,他男友是一位慕残者。

 

人类的爱情有可能寄托在任何一种特征上,只要不导致伤害,慕残者某种程度上也是残障人士的天使!

 

波波很聪明,高中毕业三年父母离异,他躲在姥姥家里,开了家同志情趣用品淘宝店,但货物处理是难题,心里就诞生了当时觉得很荒谬的想法,得找个健全的对象。

 

对于残障同志而言,多数人寻找伴侣的方式,都以性为开始。因为他们抗拒过多的交流,倒不如先有亲密接触,合适再进一步发展。

 

只是每一个见着他右腿的人,几乎都打退堂鼓。他不甘心,就倒腾上了外网搜索,却意外接触到慕残者群体。

 

慕残者,是一个对残疾人拥有性兴奋的小众群体,尤其小儿麻痹后遗症的残障人士,在这些人之中相当受欢迎。

他将信将疑地在论坛上传了照片和QQ号,当天就有10多位慕残者同性添加申请。他们会夸赞波波畸形的右腿很性感,这让刚接触这个群体的他心里很不舒服。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彻底放下了心理上的防备,开始认真对待这些赞赏,并且从心里觉得自己的残疾部位真的很性感。

 

机缘巧合下,波波认识了来自内蒙的男友。男友表示自己没有性取向这一说,只是单纯的爱上了波波,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

 

此般爱情可以给一个双重弱势标签的人带去勇气和自信,我们没有资格去批判他的形式。

 

至少现在看起来,好比是现实世界中的小龙女和杨过,甜蜜却也不失默契。

 

最后,波波和我们说:要让更多人看见我们这些残疾人,无论是歧视还是无视,只要能支持我们去寻找自己的爱情,就够了!

 

3

最关注残障性少数的,是慕残者

 

在世界总人口中,大约15%的人有某种形式的残疾,其中2%至4%的人面临严重的功能性障碍。在20世纪70年代,全球残疾率约为10%,而最新的估计高于此数。

 

出于当前国内各项政策在逐步提升对残障人士的关注和帮助,《中国残疾人事业发展报告(2018)》蓝皮书数据指出,2017年全年共为244.4万人次的残疾人提供各类辅助器具适配服务,比2016年132.2万人次增加了112.2万人次。

国家的关注和帮助很大程度上给予了残障人士更多生存的方式,但对于残障性少数,他们将面临双重压力,诸如就业歧视,家庭暴力等。仅仅通过残障帮助无法消除他们的困难。

 

残障性少数当下最需要的,是来自爱情的力量!只有相依相伴的凝聚力,才能给他们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世界!因为爱情直接提供了关怀和关注!

 

即便给到他们残障者特权以及性少数平权,并不能从根本上赋予他们生存的信念,况且路漫漫其修远兮!

 

那慕残者就可以做到这一切吗?相信爱的力量,只要不是自残者或不良分子的慕残者,对残障性少数,百利而无一害。有了被关爱的可能和自主选择的权利,残障性少数重拾生存信念,是可以做到的。

慕残者(Devotee)被俗称为第六性取向,慕残者通常在少年时便出现对残疾人感兴趣的倾向,大多数人在15岁左右便能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倾向。

 

他们通常会在互联网大量搜寻残疾人的图片、影片和文字资料,网上就有许多慕残者开设的论坛,慕残者在里面交流自己所收集的图片和视频资料,发布自己所撰写的慕残小说。

 

现如今,慕残者甚至有了专属直播APP,所有的主播都可以通过这个渠道获得打赏收入。

 

但是,由于在网络上一些慕残者的言论过于露骨,或过度表达对残疾人的爱慕,使残疾人心生厌恶,或引起残疾人的不安和恐惧。

 

部分不良慕残者,会故意网约残障性少数,并偷拍激情现场,然后上传同好社群进行网络售卖。这样不仅会对残障者的名誉造成伤害,也会进一步打击他们的生存信念,必须依法处理杜绝发生。

 

另外是对于性健康的保障,残疾人如何能够正确使用安全套,或者避免伴侣在途中恶意摘套等。这些对于盲人或肢体残缺的人群来说,难度很大,也无法提供最有效的方法。

所以我们不建议残障人士轻易与人发生关系,如果没有深入了解对方,切不可仓促网约!

 

事实上,只要慕残者的行为没有利用他人或对他人造成危害,便无可厚非。在中国大陆,慕残者的绝对数量是庞大的。许多慕残者也会投身残疾人的康复事业中。

4

残障性少数的性健康,抗艾的一大难题

 

过去十年,残障议题已经上升到全球发展议程。2006年至2017年10月,有172个国家批准了《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规定残疾人应纳入全球发展和卫生倡议课题。

 

虽然关于残疾人的艾滋病数据非常有限,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与非残疾人相比,残疾人感染艾滋病毒的风险更高。

很多人以为残疾人性生活不活跃或不太可能使用毒品或酒精,这就把他们排除在艾滋病项目之外了。

2012年南非的一项调查显示,残疾人的艾滋病毒感染率为16.7%。但另一项研究发现,78%的残疾人认为他们感染艾滋病毒的风险较低。也就是说,他们严重缺乏性安全意识。

 

而前文已经提到,残障性少数在发生性行为的时候,因为个人残缺的因素,很难保障性伴侣采用了安全措施,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不仅如此,很多地区的抗艾医务人员也存在有歧视和偏见,他们认为残障人不可能会有频繁的性关系,更不可能感染上艾滋病。

 

最关键的是,想要解决残障性少数感染HIV的问题,首当其冲应该向这个群体提供有效的性健康科普,对感染者则要科普医疗知识。

 

但问题就出现了,大多数防艾医疗单位都没有能力应付残障人士的艾滋科普问题。面对聋哑人,手语是必要的。面对盲人,盲文科普刊物和药物说明也是必要的。

当然这一切人性化的科普手段延展,可以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得到有效的人为改善。想要进一步的帮助残障性少数拥有安全的性关系和性行为,一个新兴的制造业市场也必须得到发展,那就是残疾人性用品。

 

残疾人使用的成人性用品,与常人性用品本质用途是一致的。一大类是满足个人性压力的释放,另一类则是保障性行为的安全。

 

诸如盲人所使用的安全套,要更容易让其正确使用,在性行为过程中让他们拥有主动权,可以确保对方或自己正确佩戴安全套。

 

手足残缺者,面对传统安全套的设计,他们也没有办法拥有主动权,甚至无法阻止对方无套性行为。

 

至于那些完全丧失接触自身生殖器肢体能力的残障者,确实很难拥有正常的性获得,长期无法释放性压力,有可能会导致崩溃和轻生。

(英国公司研发的残障男性自慰套

Hot Octopus Pulse III)

但求助他人来帮忙,诸如台湾的手天使公益组织,不是在每一个国家或区域都适用。所以,研发一套这类人通过自身就可以使用的智能化自慰产品,也极为重要!

 

我们衷心希望,在未来,会有更多的人或者企业加入到关注残障人士的这个领域之中,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打造一个人性化的生态圈,不仅帮助残障人士,也帮助我们的社会经济发展!

 

但截止目前,也许我们还无法做到这样人性化的情况,但至少运用我们有限的能力为他们提供有效帮助!

GGHC将在近期筹划针对残障性少数的头条推送,每期头条都将加入语音版本和手语版本,如果有粉丝熟悉这块,也欢迎联系我们一起来实现这一公益挑战!

赞(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盲人同志遭偷拍:残疾人的需求,谁来保障?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