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不想戴,你吃阻断药吧

今年6月,小刘和他相处多年的男朋友分手了,“心情特别低落,特别难。”

这位高高帅帅的大男孩打算用一次放纵掩盖失恋的痛苦,分手的那天晚上,小刘打开了手机上的同志交友APP,这个APP在男同圈里很流行,每个人使用它只为了最彻底的欲望,所以用它约起来,也格外简单直接,单刀直入。

“约吗?”

“哪个宾馆?”

两三句话,一次随性的一夜情就做好了铺垫。

小刘约到了另一位男伴,开房、过夜,一夜放纵之后,担心、害怕、悔恨的感觉把小刘淹没了,“本来我想戴套的,但对方说不用,我也没再坚持。”而在这一夜情结束之后,小刘满脑子都是自己确诊HIV的画面。

通过APP上的“HIV检测”指引,小刘找到了浙江爱心工作组,“HIV病毒有潜伏期,你还不到24小时,检测不出问题,而且服用HIV阻断药还来得及。”从龙这里,小刘第一次听说了定点医院里有HIV阻断药。

在杭州,要找到这些药并不容易,只有两家定点医院会开出相应处方,而按照规定,阻断药也只提供给感染艾滋病毒的孕妇和医生、警察等职业暴露人群。

阻断药的价格并不便宜,服用满28天的药需要4000多元,好在学生党小刘的信用卡额度足够支付,“当时还没想过这笔账单要怎么还,能买到就谢天谢地了。”

小刘买到的阻断药有两瓶,一天要服用一次,还没来得及细看说明书,他就先吞服了一颗药丸,“这才感觉轻松了一些。”

小刘又专门买了一个药盒,将药片全部倒了进去,“还住在宿舍里,不能让同学们看到了。”

服药后的第二天,副作用开始出现,小刘的肚子开始隐隐作痛,“没有胃口吃饭,只能喝些热水才缓解一些。”

第三天,小刘的脑子也有些晕晕乎乎了,“困,但是又睡不着,特别难受。”

白天昏昏沉沉,到了晚上依旧不好受,“睡的特别浅,宿舍里有人翻个身我就醒过来,再入睡就更难了,白天的时候还是装作和大家嘻嘻哈哈的没有异常,晚上才敢偷偷哭几声,骂自己傻,骂自己活该。”

小刘没有擅自停药,他不敢拿下半生的幸福做赌注,“恶心、头晕、肚子疼只能忍着,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看小说,强迫自己不去想身体、心理上的难受。”

第28天服药结束的时候,小刘特地在操场上跑了五大圈,出了一身的汗,连袜子都被汗水浸湿了,“流了这么多汗,算是和这28天做一个告别,心理、身体总算撑过来了,像是渡了劫。”他用自己爱看的玄幻小说“术语”做了总结。

赞(1)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我不想戴,你吃阻断药吧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