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有宗教信仰的G,要经历多少挣扎才能接纳自己?

我和你们一样,当阳光倾斜在某个男生的侧脸时,我对帅气的他产生幻想;我也曾在QQ上表白过自己的优秀男同桌。但我始终对自己的取向感到恐惧,用各种方法去掩盖、回避这个事实。

我和你们不一样的是,我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

1

我生活在一个宗教氛围浓厚的北方少数民族聚集区,因为家庭的影响,我从小接触宗教。

我觉得自己开始有宗教信仰,起始于阅读一些经典,自己去思考,再结合自己对生老病死等问题的感悟。

我觉得用宗教去解释物质世界的时候,这套理论是自洽的,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相互印证的,所以我才去选择了这个宗教信仰。

我想表达的是:我是主动地信仰宗教,而且自发地认同我所信仰的宗教里的价值观。

矛盾的地方在于,宗教里的价值体系却不认同我的同性性取向。

读中学时,我只能把这种似有似无的冲动压抑在内心。我安慰自己,取向的事情等长大了再说,未来会给我满意的答案,我现在好好学习,这总是没有错的。

于是我开始认真学习,成绩提速很快,高考时开挂般地比一模提高了50多分,超常发挥进入某东部985,学了个自己不讨厌的专业。

现在回想,感谢那时候自己的理智和努力。

这样让我坚信,无论取向如何,一直不能忘了一件事:提升自己是永远的主题。

2

即便是上了大学,我依旧无法接受自己是gay的事实。

我夜里甚至做了和下铺室友一起**的春梦,白天却依旧压抑着冲动,宽慰自己不是gay。

由于宗教和家庭的因素,我一直回避这个事实:

我是gay

我找过许多借口:我是因为在青春期里,没有看爱情动作片才变这样,以后看几部“硬盘女神”的小电影就正常了,我会变过来的;我之所以喜欢看帅气的男生是因为羡慕他们,我以后要练成他们那样的身材,我才不是“堕落的同性恋”。

我甚至在大一的时候试着和一个女同学交往,但相处时却没有爱情的冲动,只是感觉她很nice很会照顾我,我还强迫自己去吻她,但还是没把自己掰直。

直到大学毕业我仍然没有解决自我认同的问题。

一直到工作后的某年秋天,我无意间看到了【李澈学长】的文章,想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奇地看,反复地看。

我根本就是个gay,弯的一塌糊涂,根本直不了。

我才明白,关于性取向的问题上,在外部环境对我实施压迫之前,我已经开始了对自己的压迫。

从我的宗教信仰看,我这样的取向是退步的,是罪恶的,是要下地狱的。

可我能怎么办?我是个实实在在的gay啊!我该如何认同自己的存在?

完成自我认同前,许多次我问自己:我是不是原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我是不是应该从这个世界消失?我消失后我最爱的妈妈和妹妹怎么办?

完成自我认同后,我又暗暗下定决心:应该好好赚钱,好好孝敬老妈,等老妈走了,料理好后事,我将做好工作交接,认真地和每个人做最后的道别。

我将买一张去阿根廷的机票,去看看伊瓜苏瀑布,去看看《春光乍泄》里的那个酒吧,然后在乌斯怀亚给每个爱我的或者我爱的人寄邮票,面对这风暴肆虐的德雷克海峡,纵身一跃结束这荒唐而苦难的一生。

3

我之所以说苦难,是因为那段时间家庭发生巨变。

我的父亲情绪化、高度敏感,偏执性人格障碍。

我的父亲总认为别人对他不够尊重,而这种认为,可能因为某个邻居和他说话时眼神飘忽不定;可能因为姨妈家的孩子向他问候时少了一个“请”字;也可能因为和别人出去吃饭的时候座位不是很好。

我和妈妈、妹妹每天都要揣测他的心情。

他对我妈有时会有家暴,我妈又觉得他老了以后会清醒,以此一再助长了他的敏感之心与暴虐。

除此之外,他还经常对我和妹妹进行语言暴力

我在少年时总缺少安全感,唯一感觉有安全的地方就是我父亲不在的地方。

由于童年的阴影,我现在最怕的就是门,衣柜被重重关上或者打开的声音,人赤脚跳在地面上的声音,衣服被撕开的声音,刀落在地上的声音。这样的声音会让我这个七尺男儿胆战心惊。

后来,我母亲离婚,我们仨和父亲彻底决裂。

父亲为了维护莫名其妙的自尊心,总将生活的一切失败归因于我妈,然后是我妹,最后是我。

离婚之后,他又不安稳地殴打自己的亲身女儿,直到女儿报警。他甚至找了时间专门去偷袭我妈。

我被逼疯了,终于在某天晚上,我爆发了,我将他狠狠地揍了一顿,我觉得自己报了二十多年的仇。

我是咬牙切齿地在键盘上敲下这些字的。

4

家庭巨变还未平息时,我又正处于自我认同最挣扎的阶段。

所有的矛盾集中在一个时间点上,在我身上同时爆发。

那时候我感觉自己是一片纸,生活是胶带,它不停地粘住我,然后猛烈地撕扯我。

我被生活撕扯得千疮百孔。

那段时间我不觉得人生是有意义的,我像行尸走肉般地活着。

我想,反正都是无趣活一生,干嘛不多享受呢?干嘛不追求一时的快感呢?

于是我开始学着约炮。约过学弟或者已婚男人;200多斤约过,身材好的也约;1和0都做过;连SM也玩过。

几乎能和性有关得都玩过,甚至可以说我在那半年玩过的男人比很多人一辈子经历的都多。

快感是短暂的,新鲜感消失后就是巨大的失落与空虚。

我开始考虑自己的所为:不行,我不能再堕落下去了,这样下去对身心都会很危险,我得安稳下来。

我开始寻求爱情。同样,追求爱情的路上还是很艰难,有带着女儿的单亲父亲,也有只想玩玩毕业后会找女人结婚的大学生。每次我动心了,就被骗炮,骗感情。

我始终秉持着寻找一个能交换灵魂的人。就像那时候上学一样,得努力加油才能有好的学上。找对象也得努力加油之后才能再看有没有缘分,一次次的试错才能换来最后的结果。

很久之后,我才遇到了现在的男朋友。

5

等家庭巨变结束,感情又稳定后,我回到了问题的原点:我该如何认同自己的存在?

在此之前,这个问题实在很难回答,但不等于能一直逃避。

我无法得过且过,无法在没有答案的时候向自己和解,我想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在寻找问题的路上,我问过许多值得信赖的人,善良的他们给了我满意的答案:善良地去活着就够了。

无论是宗教信仰还是世俗价值,只要我秉持着纯净善良的心就不会有错事,我选择怎么活那是我的事情,我死后下不下地狱,不仅仅取决于我做的错事,更取决于我是否是一个善良之人。

就算我不是gay,按照教义我极大可能会有其他罪过而下地狱啊!这样想,心里就舒服多了。

我如今的情况就是:自己考了研究生,在北京某理工类高校读研。男朋友在国外上班赚钱,我们分多聚少。有时候得空回国,他还得回老家。

家庭方面:妹妹去年开始怀疑我的取向,母亲相比也是如此,估计她俩就等我出柜了。大概率的情况是能接受我的取向,虽然是一种可怜我的方式去接受,但我也很满意了。

可要是知道我和我男票谈恋爱,我觉得我妈肯定接受不了。

这件事急不得,慢慢给他们通过暗示的方式去做工作吧!

我自己任然坚持信仰方面的功修,该礼拜就礼拜,该斋戒就斋戒。我会尊重我男朋友的一切吃喝需求,他也同样尊重我的选择。

最后想再说几句心里话,大家要相信,经历过各种艰辛后,真的能看见彩虹。

一定要不断地提升自己,不论取向是怎样的,让自己越来越优秀绝对是没有错的。也只有自己变优秀了,才能配的上优秀的他。

如此特殊的我都能和自己和解,也能化解生活的苦难,我相信正在经历各种苦难的你也一样能好起来。

赞(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有宗教信仰的G,要经历多少挣扎才能接纳自己?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